范志礼:大帝轶事

关键词:[国学文化] 浏览:2252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大帝轶事


    在以后的日子里,王大帝管学生严出了名,学生个个畏惧,人人心战。为此,他简直可以说使尽了一切办法。他在路上见了学生绝不打招呼,他训斥学生多是在办公室。他把办公室的桌子放在正冲门,椅子后边贴着一张硕大的老虎下山图。他坐的椅子是一把平分时充公的太师椅,虽说油漆脱落,但依旧显得华贵。王大帝管教学生,常常坐在这把椅子上,让学生站在对面立正。答得好,规规矩矩地出去;答得不好,就让在墙外站着,再不好就弯腰站着,再不好就会挨几脚。在教室里,他也常常体罚学生。最吓人的一次,是他举起个凳子,向一个“不听话”的学生砸去,幸亏没砸到头上。
         这种体罚学生的情况传到社会上,有的家长护短,孩子受了委屈就找学校吵嚷,但大多数家长认为该管严些。小孩子,不修理不成材!有的家长遇上王大帝,还专门嘱咐,替管教着点儿。连学校校长也不认为王大帝的作法有什么不妥:孩子哪有不挨打的?别打坏就行。
         王大帝教课有一套方法,他讲了的就不能更改。即使错了,他也不认。例如,他把“棘手”读成“辣手”,把“酗酒”读成“汹酒”。同学们有知道的,笑也不敢笑,只暗地里叫他“辣老师”,并把这事情告诉校长。校长专门找他做纠正,他恼火。回到班里,他就问:“是谁放屁不懂瞎搀和,这个字念什么?”他把“棘”字写得满黑板大,同学们齐声说念“辣”,拉着长桑门儿。他把桌子一拍,说:“读得对!但现在需要说明”,他打着手势,顿挫着说,“根据最新的汉字正音表,这个字念“棘”,原先读音来自《辞源》。”他虽没见过《辞源》,但听说过。有许多教错的字他都靠这种办法搪塞了过去,很是得意。
         王大帝和老师们相处也很有个性。做官的就应有威严,不和凡人说话就会产生神秘感,神秘就是威严,而且说话就得算数,当然,对自己不利的就不能算数。这便是王大帝的信条。让人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两件小事:一次,他说想看一本言情小说,大个子刘老师说给他找一本,结果那本书被在北京的弟弟拿走了。王大帝为此大放厥词,谴责刘老师说话不算数,没信用,没根底。“哼,承诺的事情怎么不给办呢?”他脸红脖子粗地端了一句又一句。结果,还是刘老师写信让把书邮了回来,才算了事。另一件事:四年级甲班班主任江小宾说借他几根彩色粉笔,画黑板,他当时觉得两个人还和脾气,便答应下。可回去之后,越想越不对劲,想甲班有了粉笔,黑板报水平就会比我们高,就得评第一。我可不能拱手让人。想到此,他急不可耐地找到江小宾说:“彩笔用完了,你想办法吧!”事急之中江小宾只好用红蓝墨水制造了几色彩笔,评比还是得了第一。王大帝为此暗自生气,耿耿于怀,不和江小宾“过火”。  
                                       (待续)

上一篇:多情女的自述

下一篇:大帝轶事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