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志礼:多情女自述

关键词:[国学文化] 浏览:2242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多情女自述

    她是吃羊肉串的行家。吃得时候,红红的嘴唇儿环绕着晶莹的牙齿,犹如一朵绽开的花儿。“哎,你看我多大年纪?”她慢慢地咀嚼着,突然把头一扬,将秀发甩向恼后,双眸盯住我的眼睛。
        我被看得不好意思,向她赞美地笑笑,“你呀,顶多不过三十三!”
        “哼,哈哈!”她不知可否地摇摇头,笑道,“真好眼力,不瞒你说,我今年已过四十二,属蛇,叫白玉瑶。你知道VT城的王大帝吧?就是被枪毙的那个。”
        “听说过啊!”我很吃惊,立即警觉起来。
        “王大帝原来的名字叫王得帝。只因为我们之间的一段缠绵的恋情使我难以忘怀,我才把美容院改成这个名字,并做了这牌子,以为纪念。”
        “唉,有罪的人也并非完全没人爱,正人君子也常常遭人嫉恨。王大帝是罪人,我现在才完全知道。但我们的相爱,并非是为着罪恶。说起来羞于启齿,但我现在还有什么呢?我也是过来人,徐娘半老。给你说了,只不过为排遣我心中的郁闷和迷惘。”
        "我和王大帝相差六岁,但也算青梅竹马。我在六、七岁的时候,就常常跟他玩儿,还有梁佳兰龚霞英。那时候的王大帝叫王大力,他威风啊,很讨人喜欢啊!在我们孩子眼里,他就是王,就是靠山。他让我们怎么着就怎么着。他总能让我们高兴。玩家家有三个媳妇,也就是这会儿说的正宫、东宫、西宫。我们多么高兴啊!这种情结一直延续到他死。说也奇怪,我自己也觉得荒唐。
        讲到这里,她沉默片刻,抿上嘴吸口长气,继续讲道:“等长大了,我和梁佳兰、龚霞英结为干姐妹。我们意气相投,来往得那么密切,亲姐妹也比不上。十八岁那年,我初中毕业,去村办学校教书,两位干姐也在,王大帝,哦------当时他说叫得帝,和我一块儿来的。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虽长得不怎么样,但他爱好儿,穿戴虽不怎么强,却整齐干净。和我们处事总能恰到好处。在教学上,生活上,我总能得到他的鼓励、帮助。他教学管班很有一套。加之在一个办公室,整天说说笑笑,免不了就成了眉来眼去。我知道,我属于外向型的女人,容易动感情,但也只有和我气息相同的人才让我喜欢。王大帝就是这样的人。在共事一年后,我们有了欢爱,这让我终身难忘。我们竟然还提起儿时”小媳妇“的事。之后,我们相商,一定要控制自己的感情,千万不能闹到怀孕,毁了我的声誉,也毁了他的前程。也就是那年,他结了婚,妻子就是梁佳兰。
        “此后,龚霞英和我也相继结婚。起初我觉得婚姻还算美满,丈夫丈得不错,对我也算百依百顺。他和别人开了一个装璜店,事务挺忙,又常常喝酒,所以两口子的事他总做不好。至于我到三十岁也没怀孕。后来,怀了个女孩儿,也小产了。我对婚姻有点失望,对人生也感到渺茫。这使我怀念起初恋的日子,那第一次爱的甜蜜。我甚至对过去的那段日子魂牵梦绕了。
        “又是一次偶然,一次天作之合。丈夫和伙计们去外县装修一栋楼,十来天也没回来,在一个夏雨沥沥的下午,一个男人突然来到我家。他骑着摩托,披个雨衣,摩托后架上放着捆书,上面盖着一层牛皮纸,全被雨淋湿。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