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昭川:互联网真理

关键词:[企业管理] 浏览:1458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真理永远都不是唯一的。

    正如《易经》所言“太极生两仪”,太极图总是一分为二,我们总能画出其中的S。这是人类智慧的特长。世界是对称的,一阴一阳。

     

    在科学上,已经有人发现存在两个宇宙。

    人类现有逻辑都是对称的。真理也是对称的,始终并存。一旦你发现了一个真理,反向探求,就一定会发现另一个真理。你说人穷志短、我说利令智昏,都是真理。

    只要人类坚信真理不是唯一的,就会立即停止纷争。可惜,即便在人类最发达的欧美地区,也很少有人懂这个道理。当真理碰到真理,不打架简直是天理不容。

    在中国,实干兴邦、空谈误国是真理。反着看:坐下来细聊,利于文明兴邦。抡起来猛干,必将野蛮误国。这叫“空谈兴邦,实干误国”。正好相反。

    所有彼此唱反调的人,都坐在一起彼此印证、谈笑风生,人类怎能不进化?也许,人类并非不能进化,只是不愿意。

    经过几千年,西方文明终于达到顶峰,把个体生存目标从“金钱与美女”提高到“事业与爱情”,但人类的痛苦并没减少,反而更多。原因何在?

    事业,是为了生存埋头事务,久之变成行为惯性。行为结果被称为“业”,又会强化惯性,形成“业力”,使人自我奴役,不能解脱劳苦。这时回归内心,观照世界,就会了解事态,从而顺势而为、适可而止。

    爱情,是对他人的依赖。爱是虚幻的,是恨之源,也苦之始。爱情可以排遣孤独,但孤独的价值不亚于爱情。孤独使人离自己更近,更方便自我护理。为道日损,首先损的就是情感,旨在清静内敛,乃至无情。

    以上都是基于东方道学的理解。无疑,西方人对东方道学的汲取,远胜过东方人。他们已经能够自动平衡家庭责任和社会道义、完美整合物质享受和精神追求,还把人际关系简化到了极点。但问题在于,他们认为已经掌握了唯一的真理。

    西方人总觉得:只有不断发展的文明才叫文明。所以他们有人管千古不变的中医叫“巫术”,一直试图用西医来取代,事实上也至少有两次差点就成功了。

    思维上,日本对中国汉学和西方哲学的融会贯通,也使西方人看到了普及文明的希望。直线思维使他们变得认死理,好心地坚持把自己的文明传遍世界,却遭到抵制和反抗。二百年来,这项工作举步维艰。

    与此同时,用着西方人带来的电灯、汽车、电脑、手机,东方人也确实在丧失自信,说什么也都是嘴硬,心里并不确认对称的真理。

    现代科技也并没有提高西方文明的推广效率,反带来更多麻烦。

    更大的恶果是:东方人不学好的、只学坏的,比如怎样污染环境、怎样满足感官,更加剧了东西方彼此间的误解。

    西方人没有想到:在西方文明植入东方世界的同时,也伤害了自己。

     

    在价值观上,东西方碰撞早已引起精神世界大战,人类付出的代价逐日叠加,早已远超此前两次肉体世界大战。人们面临对称真理时,愈发茫然无措。

    比如:消费创造价值。反过来,生产创造价值。到底何为价值?

    消费的意义,是兑现产品的价值。但是,非卖品的价值怎么说?

    一家三代人靠手艺做出了一样东西,又传承了三代人,到了第七代,终于没饭吃了。这时,卖与不卖、贵贱高低,都跟这件东西的价值无关。七代人的付出,才是它的价值。

    问题是:这个价值,是否必须找到合理的兑现方式?

    人类文明延续到今天的原因,是能够做出“无价”的定义,并给予足够敬畏。但这样的文明,是否还在延续、还能延续多久?

    归根结底,取决于食物。粮食始终有价。

    一只烤鸡,鲜香四溢。它可能是农业鸡、工业鸡、化学鸡之一,我们没有选择。因为买鸡是正常的成本,鉴定鸡是巨大的额外成本。正如西方人迷信数据一样,采集数据是正常的成本,鉴别数据是巨大的额外成本。

    人类的浪费,不是随意的丢弃,而是有意制造额外成本。比如,我夫人在购物时经常问我哪种便宜,我总是回答:不买最便宜。每次她都生气,我明明说了句真理。

    只要是额外成本,大多是不可控的。但是,应该由谁来定义是否“额外”呢?

    即便东方文明远没有弥补西方文明的能力,差异始终是神圣的、永恒的。只能从对称中承认矛盾、寻求平衡,而不是一味化解矛盾。并非所有矛盾都可以化解。

     

    互联网实现了生态和业态的自然叠加,东西差异由此相得益彰。比如:

    协调事态是东式生存,信奉血缘、势力、关系,善于忍辱,喜欢把自己不信的告诉陌生人。意识上偏于生态。

    发展事业是西式生存,信奉契约、动力、独立,善于进取,喜欢把自己信奉的分享陌生人。意识上偏于业态。

    事态期待圆环的变化,事业期待直线的发展,不是一个活法。这是由自然环境、文化轨迹形成的本能差异,仅凭人为道德观念相互取缔,无异自杀或他杀。

    因为科技因素,可定义西方文明为阳性的、东方文明为阴性的。互联网上的阴阳合一,反而处处彰显多元共生的生态本质。

    如今的互联网思维,是通过陌生人的弱关系建立横跨全球的大势力、大功业。观念上并不分什么东方西方。这就跳出来了。

    科学认知历经千年探索,终于发现了不确定性的无所不在,回归东方道学强调的无常。同样,从狭义互联网到广义互联网的认知,也是智能回归,人类已经可以从整体上审视自己的文明。

    以往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有东西半球的局限。强调宇宙观、生命观、社会观的意义,是重建互联网时代的文明视野。

    狭义互联网是人类遭受的手术。从电脑互联网开始,人类历经科技到人文、人文到自然的认知过程,只用了不到二十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仅仅从局部看:

    在接入为王时期,电信主宰认知,导致所有外围的互联网服务商全军覆没。

    在服务为王阶段,故事主宰认知,导致全球的新资本在疯狂之中迅速崩盘。

    在内容为王阶段,内容就是成本,没死的大中型网站都在日复一日做苦力。

    在数据为王阶段,一切随意填写,社会对数据的恐慌远远超出了数据利用。

    移动互联网的诞生,帮助西方文明完成了一个轮回,人类社会共同走入“关系为王”的阶段。全世界都开始讲关系,却跟血缘毫无关系。这是基于陌生人的关系。

    与此同时的车联网、家联网、云联网、星联网、物联网,等等,也都是全新的生态。

    即便东西方一体,业态中的利益终究由少数人把持,巨大的“把持成本”无法省略。

    而生态建立者只需看守或观望,便可成为最大获益者,正合乎老子所说的无为而治。

    互联网不仅是自然模型,也是生态的孵化器。这便是互联网对人类生存的全部意义。

上一篇:互联网智慧

下一篇:互联网改善世界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