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昭川:互联网智慧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141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互联网正在使人类变傻。

    发散力和专注力的不同,导致了东西方智慧的不同。

    西方的智慧,是把问题复杂化。东方的智慧,是把问题简单化。

    无论简单还是复杂,人类正在失去唯一的财富:智慧。

     

    智商拒绝简单,维商拒绝复杂。简单化的投入产出最高。然而,先天具备简单化能力的东方人并不自信这一点,在文明落差下,也开始追逐复杂多变。

    西方文明不仅基于物质欲望,也基于精神欲望。虽然知识爆炸,浮躁的东方读者反而喜欢钻研长篇大论、翻译蹩脚的西方书籍。直指人心的东方语境已不复存在。

    西方人的思维特点,是单点突破、单向穷极。随便一个论点,就能写出一本书。发泡读物的残害对象,恰恰是日益稀缺的传统读者,他们喜欢纸质书。

    读书人无法抗拒比信息污染更为可怕的思想污染。信息污染是碎片的、临时的、随机的。思想污染正相反:先把流行词汇标签固化为概念,再编织一个“逻辑体系”强加给世界,长期统治读者大脑。不发达地区的读者,是乐此不疲的受害者,西方人的著作越发引领时尚。只要落实到商业上,便迅速形成欺骗和掠夺。利益驱动下,这是必然结果。

    有趣的是,被掠夺者的热情,远远高于掠夺者,以至打消了掠夺者仅存的愧疚,甚至自信本来就是布道者、拯救者。

    在强势的西方科技文明下,很少有人把硬币翻过来,轻轻看一眼。稍微把问题简单化,真相会像硬币背面那样,直接被发现。

    从道、经、技上划分,当代西方著作基本处于技的层面。                          

    高端人文述作,能达到经的层面,比如人类学方面的书。

    趋于道的层面,根本没有。这是西方逻辑型思维决定的。

    如果没有具体的推理、例证、数据,西方人竟不知怎么写书,不知怎么记录或表述文明成果。这是发生在人类前沿的退化,谁都没有意识到。

     

    在整体观、平衡观、辩证观方面,西方人的思维有着天然的缺陷。

    专注力下的自由精神,把思想拖入了一个又一个琳琅满目的局部,引发了科研失控。当人类发现高精尖科技并非生存所需,为时已晚。

    科技带来的方便,使人们放弃了对正确的追求。正确与方便的二元体系,终于在互联网时代崩溃。

    问题不仅是科学。在其他各个领域,西方人都能在细枝末节上展开竞赛,看谁走的更深远,看谁更能激发人类欲望。他们想方设法要加快人类步伐,根本不管目标在哪里。

    微观的例子,是市场营销的研究和实践。本来涉及从战略到服务等十几个重要环节,但某个西方教授专注了其中一个叫做“定位”的环节进行研究,并向中国这样的国家推广。本来无可厚非,但问题的性质很快发生了改变。

    几乎所有定位理论的研究者及其追随者,都把定位的好处和功能无限发大,甚至当成产品开发和市场营销本身,自称灵丹妙药。

    无论反对者怎样嘲笑这种以偏概全,既得利益者顺风满帆、充耳不闻。那个美国的始作俑者不仅弟子遍天下,还通过出版、咨询、培训,在全世界赚的钵满盆满。

    这种赚钱的方式,也很快在中国的各个领域被复制。

    受害者在醒悟后,不愿停止也不甘退出,他们坚信:只要自己如法炮制,此前所有的损失都将成倍捞回。例如:

    新浪有个版块叫微博,成千上万的人每天在里面发表见解,真实流量非常大,于是很多人开始从事买卖粉丝的生意。这是一种阿拉伯数字游戏,随便填写即可,谁也无从考证。于是业务便红火起来。

    但是,买卖粉丝的人并不满足,反而向大家强加一个逻辑:微博就等于新浪、新浪就等于互联网、互联网就代表一个时代。你不做微博营销,就错过了整个时代。

    如今,这套把戏露馅了,又转移到叫做腾讯的另一个网站。因为腾讯开发了一款应用叫做微信。微信营销的谎言跟微博营销如出一辙,基于庞大用户群表演的阿拉伯数字游戏,更令企业家和创业者感到热血沸腾。

    于是,原来搞微博营销的人也趁机改名,把“博”字去掉,自称“微营销”,号召大家“微信、微博、微店一起玩,一个都不能少。”

    很快,在微信上卖面膜的人都发了大财:面膜加了荧光剂很容易出效果,百倍的差价使得朋友圈里利益均沾。作为易耗日用品,当游戏面临崩盘时,面膜已经被各级经销商自己用完。类似的化妆品游戏都大同小异,但好玩程度远远不及面膜。

    皆大欢喜的完美骗局,引发了更多的“借鉴”。

    人类之车滚滚向前,无论路况如何,都没人去踩刹车。

     

    互联网以文明的方式告诉人类:利益驱动下的文明,只是在背离文明。科技外衣每天更新,永远不缺新概念,更不缺制造概念的机会和方便。

    例如最近的OVER TO OVER,被那些帮助传统企业的“好心人”变成了“online tooffline”。简称O2O。昨天刚把你骗到网上来,今天又忽悠你回到地面。

    玩法还是老一套,企业是否赚钱不重要,重要的是出版、咨询、培训先赚到钱。进而,到资本市场上倒卖故事和传说。

    这都是把太极图转起来,再制造黑洞的戏法。旨在用黑洞吸附那些漂移的预算。这些预算,企业早已备好,是新时代主动奉献的试错成本,对结果并不寄以厚望。所以,蜂拥而来的做局者,普遍持续得手。

    营销来自于西方,本就是刺激多余欲望的犯罪。在犯罪的基础上犯罪,却仍然归咎于西方人,不知道是否公平。事实上,无论怎样表达一己之见,都不可能公平。

    智慧的视野,只能超越利益。战国时期的四大天王至今为世人称奇,文有苏秦张仪、武有孙膑庞涓,都有盖世的智能。而他们的师父鬼谷子,才叫有智慧。

     

    由于文明差异,在东西智慧的太极图里,西方人的思维缺陷,正在由东方人买单。

    在现代文明的落差中,东方人接受了“发展和进步”的逻辑,一切便顺理成章地走向穷途。令人疯狂的移动互联网,生存效果同样是负面的:不仅无脑学舌人群急剧增长,闭目养神的休闲时间也被全部挤压完毕。手机,改写了“方便”的定义。

    把互联网当作IT来追逐,必然是执迷不悟。觉悟不是一种状态,而是追求智慧的习惯。习惯于早晨醒来的人,无需闹钟启蒙。

    互联网的全球化捍卫了差异,却也加大了文明落差。任何一款与价值无关的猫鼠游戏,都能在一夜之间流行起来。利令智昏,里应外合。

    这是批量掠夺的新玩法。一种很简单的战争。

    西方人没把思维简单化,却把战争简单化了。

     

     

上一篇:互联网博弈

下一篇:互联网真理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