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昭川:互联网博弈的数据诈骗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1531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互联网上,绝对没有真数据。

    数据骗局,如火如荼。这种骗术,源于西方、兴于东方。如今,骗子们早都累了,被骗的人还意犹未尽、乐此不疲,直至如法炮制、施于大众。他们知道:只有数据才有人信。

    在现代文明中,人类醉生梦死、无恶不作。十个东方人只有一个傻子在老老实实干活,有九个是骗子,不过,都是些撒谎吹牛的小骗子,谋些眼前利,害处不大。

    西方人呢?十个有九个是傻子,都在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补肾,只有一个骗子。可是,恰恰就这一个骗子,就能搞的世界大乱,让所有人都上当。

    这,叫文明落差。

     

    西方人迷信数据。于是,全世界都开始迷信数据。

    机器人的运行不是生物原理,是数据原理。但由于对数据的迷信,人们开始相信意识可以量化、人性可做数据分析和模拟。人类通过编程,能让物体超越自己。这些鬼话,都在借助数据的力量,逐步征服憧憬趋势和未来的人。

    互联网所营销的,不是产品,而是理念。科技文明的落差,使得原本滑稽可笑的理念,被成功营销到全世界。当然,这是广义的互联网营销。

    狭义的互联网营销,也叫网络营销。本来就是帮企业做宣传,现在都成了行骗的。目前在中国,也出现了以网络营销为核心业务的上市公司。这是中国企业的不幸。

    代表科特勒市场理念的4A都纷纷垮台了,代表大数据时代的网络营销却粉墨登场。身负销售压力的各类企业,出了狼窝,又入虎穴。

    网络营销的属性,是制造有利于企业的网络效应,是一门手艺。只不过,网络效应并不是直接的广告效果,无法跟产品销售直接挂钩。能否在短期内进行转化、实现销售业绩,取决于多种因素,比如产品质量、消费反馈、售后服务等等。

    企业也不是好惹的。他们对网络营销,不仅要求广告效果,还要进行量化评估。这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诺大一个互联网,要实现动态数据的统计、营销事件的跟踪,成本是无限的。基于“淘宝”这样的特定网站,可以开发针对性大数据系统。但全网范围做数据记录,纯属天方夜谭。

    搞笑的是,几乎每个网络营销服务商,都能为客户提供令其满意的“数据报告”。

    这是一个骗子的行业。真正的手艺人,在其中度日如年。正所谓:劣币驱逐良币。

    这样说来,岂止是一个行业?所有依赖数据的行业,都无法不行骗。原因很简单:利益驱动。风险为零、好处无穷。全世界都一样。

    有办法识别数据骗局吗?没有。世上没有甄别数据的技术,只有侦破诈骗的警察。因为作案的不是机器,是人。

    警察真能破获这样的案件吗?也不大可能。至少在互联网上,这样的案件都是心照不宣的合谋。简单的伎俩,只要得逞,必是合谋,无人报案。

    还谈营销。这是取信于人的工作,针对的是人心、顺应的是人性,无法直接量化。

    目前流行在中国的营销书籍,都来自美国。互联网的畅销书,也都是美国人写的。中国地面的营销,研究的是中国人的心术和门道。中国的互联网,针对的是中国人的价值观。美国人完全不摸门。这些年,美国人在中国搞的互联网公司早已全军覆没。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中国人把网站搞起来,然后再来收购。当然,也仅仅是收购权益,他们很明智,不参与运营和管理。他们知道:自己不懂中国的人心。

    那么,美国人写的书,对于中国市场,不是隔山打牛吗?是的。只不过,中国人信奉一句话: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石和玉之间,有天然的差额。这是不用制造就可以随时用来赚钱的维度差。

    活跃在市场的人,都不太弱智,怎么看不穿呢?这就是逻辑和数据长期以来在人心目中树立的权威。接受,永远比鉴别容易。接受的成本是有限的,鉴别的成本是无限的。一旦有了默契,大家相视一笑,鉴别的成本便瞬间归零。不用鉴别。

     

    在东方思维里,是用术数来阐述道理的。数字本身并无实质意义,无法凌驾于人的思维,更无法蛊惑人的行为。万事万物,法于阴阳、和于术数。仅此而已。

    司马迁在《史记》的律书中说:数,始于一、终于十、成于三。意思是:数字从一开始,到十为止,在“三”那里已经达到顶点,足以代表宇宙万物。为什么到“十”就终止了呢,不是还有“十一”吗?因为只有十根手指,再多就数不过来了。

    多则为诈。这种极其朴素的哲学,为很多现代人不齿。他们喜欢复杂的东西。

    只有复杂的东西,才能蒙人。于是,即便在“手工为王”的工匠世界里,数理逻辑也大行其道。不仅无懈可击,还能让人在无望的付出中不断产生新的希望。

     

    我不喜欢言必称古人。这方面,我对自己一直很不满。

    但是,谈中国的事,不用古代的案例,总会有些水分。

    干脆,还是讲个庄子的故事吧。

    古时,有个高人,会耍斧子,出神入化。他能把一个人鼻子上沾到的白灰砍掉,而鼻子没事。皇帝听说了,把高人请来,想看一下表演。高人说:我的功夫很高,但功夫更高的人没来,所以表演不了啦。皇帝问:那人是谁?高人:就是那个信任我、能让我砍鼻子的人。他现在已经死了,所以我的功夫也就不存在了。

    信任,才是最高的功夫。信该信的人。

    谁是该信的人?很多人会说:美国人。

    所以,高人死了。

     

    用着美国人的电脑,打下这些文字,真是惭愧。

    可是,美国人的确在用数据忽悠人类。虽然人类无法辨别善恶,但维护大多数,毕竟是人类提倡的。所以,要多给美国人提些意见。美国人比较开明,提了不白提。

    不过,真要说骗子最多的地方,还是中国。不仅因为武功秘籍源远流长,而且货源充足、价格便宜。几乎每个少年都研究过秘籍。因此都知道:上乘的功夫里,心法高于技法。

    本来,用心法行骗,只讲几个鬼故事足矣。可恨今天的科技年代,技法统治一切。因此才有了数据的地位。数据往往并不单独出现,而是伴随着一套周密的逻辑,从而为人们带来美好的幻觉。这才是最可怕的。

    科技不断更新,技法总会因新的技法而失灵。而心法独立于科技,且无法量化、更无法编程,所以持久耐用。

    旋律在持续加速,忙中出错的,是所有人。快的和好的,愈发不能划等号。因此,没有什么核心竞争力是可持续的。如果坚持说有,只能是那些本能的固有优势。对于个体,就是非条件反射。这是天赋,它代表上帝的使命。我们不会无缘无故地具备天赋。

    每个人都会有一些独特的非条件反射,可以零成本发挥。每个群体也不例外。不按对方的套路出牌,出其不意,终究要靠心法。

    竞争中免不了技法上过招,但数据毕竟是别人的技法。

    拒绝数据,至少是互联网的技法。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