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昭川:互联网博弈的模式陷阱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1162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任何商业模式都是钓鱼的诱饵。

    当欲望成为商品,生意就成了钓鱼。资本市场里,大鱼吃小鱼。小鱼有很多地方可以跑掉,资本游戏也就越来越好玩。

    任何生意,到了最后都是资本游戏。这跟手艺人赚钱是两码事。

    资本家生活在分钱的世界,手艺人生活在赚钱的世界。

    冰火两重天。

     

    资本家不仅贪婪,而且一天到晚琢磨着把别人的钱拿到自己兜里,一肚子鬼主意。但资本主义立了一功,把赚钱变成了神圣的事儿,引无数英雄和美女竞折腰。

    这,简直太合乎人性了。当然,还有更合乎人性的事儿:有些“好心人”把赚钱的秘诀做成“模式”,供别人拷贝粘贴。

    只可惜,手艺不是模式,是功夫。不教你,你就不会。教了你,你也未必能熟练。所以手艺人没有模式,也不谈模式。凭借功夫,只赚该赚的钱。千百年来都是如此。

    手艺人买卖做大了,成为企业,就会有个蓝图框架,这叫战略。不叫模式。

     

    模式,只是创业融资的产物。类似于故事,却比任何故事都激动人心。

    十年前,做一个互联网公司通常只需要几百万,编个故事就有人感兴趣。当然也不能少要,如果说我这项目很好,只需要几十万,投资人会说,你这么厉害,不会连这点钱都没有吧?自己掏钱干吧。

    创业人确实不缺小钱,只是想拉投资人下水而已,学名叫“资本市场背书”。这是资质。尤其得到知名投资机构的资金,以后的融资就会容易。投资人之间,信心也需要传递。毕竟都是赌。就像打麻将,从二四八块,玩到二四八百,就回不来了。除非陪父母开心,绝不再玩小的。所以,现在创业融资都玩大的,动辄几千万美金,一次性。

    按目前通常的规模,一亿美金做公司,十亿美金做平台,百亿美金做生态。

    仅这融资的第一阶段,就已是闻所未闻了。一旦有了模样,又有几十倍、上百倍的资金跟进来,那就是天文数字了。

    资本,肯定是疯狂的。创业者,没有足够强大的使命感,支撑不了这样的局面。别说花那么多钱,普通人就是听了那么多钱,都会心惊胆颤。

    总之,现在的资本家都不愿意小打小闹。创业者编故事不管用了,必须吹牛。使命感是一种超级能量,它的威力,能够确保吹出大牛,起码是健康雄壮的牛,不然难以给资本充分的信心。资本是个链条,信心传的足够远,游戏玩的才足够大。

    有人壮胆吹了牛,另一个人就来帮忙,把这头牛量化,叫估值。

    有人按照估值接了盘,对于项目来说,叫进入资本市场

    创业人和投资人合谋,把牛继续吹大,钓到大鱼,叫完成第二轮融资。

    大家一起努力,到美国上市,叫全球股民买单。

    把牛的股份卖掉,抽身逃跑,叫变现。

    以上种种合起来,叫中国概念股。当然,全世界都差不多,我们更豪迈些而已。

    在所有的概念股里,价值不重要,概念至上。概念加上项目描述,叫盈利模式。

    “模式”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

     

    不同于农业种植和工业生产市场经营变化万端。所谓的模式有四种用途:

    用来融资。做个几十页的幻灯文件,力争原创,只要把故事说圆满,就有人投资。

    用来复制。根据热点创业故事,描绘一个貌似内幕的版本,直接采访当事人更好。

    用来合作。物色一个较成熟的成功案例,总结其经验、升华其版本、挖掘其墙角。

    用来布道。据学员对象和邀请方需求,搜集英雄事迹,略作总结或直接百度即可。

    竞争环境下,模式就是靶子。除了博彩、色情、毒品,并无真正意义的商业模式。

     

    融入生态,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链条,最好是交叉点上的某个环节。然后,眼前就会出现很多景象:男女老少、严肃认真、废寝忘食、轻松愉快、奔走相告、万民归心。

    最终,还是要践行互联网思维的一字诀:玩。

    只有玩,才能把上述不相干的词汇连在一起。

    不妨再说一个案例。最近畅销的《马说》,是一本有望进入出版史的才子书。它不是写的、不是编的、更不是抄的,而是在互联网上玩出来的。起因就是马千里先生在网上与人斗智,情急中夸下海口:只要你不懂的,我都懂,即日起就在群里开讲,大家随便出题。结果,真来了很多挑衅者,出题后由围观者表决,大家最喜欢哪个,马千里立即就开口讲哪个。大家随时拷贝粘贴到公共号。日积月累,书就出来了。可别小看,一共四辑。大部头。

    不过,内容太博杂,五花八门。脑子笨的别看,糟蹋体格儿、耽误性格儿。

    自认为学问大的,必看。丢点学问、长点智慧,很好。学问跟智慧两码事。

     

    一位中国科技产业的顶级大佬,最近又在谋划一个互联网金融的超级项目。由于涉及互联网生态,在遵守商业密约的前提下,只分享大致框架如下:

    圈地人性化:把三千万大学生定为目标消费者,按照学校和专业粗略预设信用等级和消费额度,在校期间尽情赊账,毕业后分期还款。

    电商公益化:斥资十亿建立电商平台,以一到两折的成本价,提供世界名牌在内的所有时尚产品,把电商变为助学。同时斥资百亿,向供货商垫付全部货款,确保物流通畅。

    信用游戏化:为每个参与消费的大学生建立信用账户,所欠助学贷款可自愿转为创业投资。只不过,这是负投资,需要信用积分来抵扣。创业者可在平台内参与建设、推广、经营、团购、众筹等游戏化工作,获取信用积分。该积分可用于抵扣贷款,还可用于场外转让、场内投资,等等。玩法不一而同,在兴趣和利益驱动下,肯定还会无穷衍生。

    玩法多样化:大小各色玩家自动延伸所在的产品链、营销链、资金链,由平台提供金融服务。当然包括类似支付宝、微信等交互工具。

    风险碎片化:以信用积分奖励大学生的提前还款行为。初期运营常态化之后,将生态扩展至大学生以外的各种群体,由信用等级高的大学生积分担保或推荐。

    生态证券化:涉及商业机密。不过可以透露,不仅仅是国内资本体系。

    这样的生态,至少在原始土壤上,摒弃了“淘宝网”那种野蛮生长的基因。但最终的结果,必然是更加野蛮的生长。这,就是生态的威力。

    必须承认:互联网的蕴含的能量,尚不为人知。我们只有争做事后诸葛亮的资格。

     

    讲模式的时代,已渐行渐远。但洗脑的风气,方兴未艾。

    互联网引发了一个全球洗脑的新纪元。你不给别人洗脑,必然被别人洗脑,日复一日,无人能够逃脱。智慧的博弈,早已离开了谈判桌,深入了每人的日常生活。

    按照宋朝弟先生的观点,最终的博弈,是理念的竞争。理念,已不在同一维度。

    维商的角逐,始终是灵长类的宿命。只是在互联网时代被放大了而已。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