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昭川:互联网博弈没有善恶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1039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不知好歹才是好人。

    所谓至善,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最高境界的善,一个是抵达真正的善。

    两个都是禁区。

     

    人类到了重新认识自己的时候了。

    维商的应用,从今日开始。在技法的层面,这是干货中的干货。

    在中学时,老师说亚当和夏娃偷吃禁果,就受到了上帝惩罚。在很多年里,我始终以为童男玉女那啥了,就是偷吃禁果。后来才知道:禁果是长在树上的果实。

    何为禁果?它的真实名字叫“分善恶果”。具体什么颜色、什么形状、什么味道,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摘,更不能吃。

    上帝对人的要求就是不分善恶。仔细想想,上帝不愧是上帝:不知好歹,心里也许还敞亮。可是,你善了,别人就是恶的了。因此,追求善的人,唯一的选择,就是遁世。

    遁世的办法很简单,不用跑进深山老林黑灯瞎火、蚊虫叮咬、风餐露宿的,就是找个自己的事儿闷头去做,不为了赚钱,只为了不跟人打交道。

    可这样一来,别人就不知道自己的善了。人在善的时候,总想变得光芒万丈一些。这才有了重出江湖这一说。

    江湖上,一善更比一善强。在传说中,就有了至善。

    至善和至恶碰了面,也许都能互相吸引。一个站着撒尿、一个蹲着小便,都觉得对方挺好,都幻想着让对方来弥补自己,双双变的完整。

    按照人类的认知水平,至善和至恶,是死敌才对。只不过,彼此心里都明白,那都是装的。最可怕的,就是两个至善碰到一起。一个自封的、一个自命的。顷刻间,天下大乱。

    这也解开了我多年的一个困惑:为什么好男无好妻、好女命不济。好男好女真的凑在一起,没别的事儿可干,就是玩命,不整死对方不算完。他们都在追求不属于人类的完美。

    因此也理解了那些长期在网上“潜水”的人。原以为他们都是插不上话的孬种。后来才知道,人家不屑介入是非。人性追求正确,也拒绝正确。“潜水”的人,人性饱满。

    在互联网的世界,无善无恶的思维,不妨就叫它互联网思维。

    这种思维被人津津乐道,可能就是因为合乎上帝旨意。

     

    分善恶的后果,确实严重。

    人类看不起动物,定义为凶残或无知,便以消灭有害动物为己任。可动物在食欲和性欲之外,并不做什么坏事。如果把破坏公物和传染疾病算做罪状,那植物该当何罪?植物也受到人类的砍伐与清除。

    人性,就是在敬畏上帝的同时,也把自己当成上帝。

    人类,总在扬善惩恶,只为了寻找杀掉同类的理由。

    善恶不分,容易成为恶的帮凶。嫉恶如仇,又不免惹是生非。人人都想为上天代言,嘴里念念叨叨又是佛又是神,但上天并不提供善恶的标准。

    于是,人人都在钻研定义善恶的技法。有些人还成了高手,甚至万世师表。区分善恶也成了一门手艺。但无论如何,在技法的层面,都是徒劳的。技法,只是工具的化身。

    自然不为善、不为恶,虽哺育万物,却也带来战争、饥荒、瘟疫、灾害。

    人类经历了太多的光明与黑暗,有真理的地方能活、没有真理的地方也能活。可是,追求真理的地方,一定经常出人命。真理的代价太高。因此,冯小刚最近又说了一句真理:宁愿在强权人物手下俯首帖耳,也不愿煞费苦心追求真理。

    生活中,各色人等都能相处,惹不起躲得起。但是,遇到追求真理的人,就麻烦了。这种人都有正派好人的标签,生来善于占领道德高地。人群中,他们一直都是祸害。无论怎样,都有不满。他们看不惯的事儿,实在太多。

    人性的本身,就是善恶一体。理想主义者,都是在挑战人性。没有任何理想主义者得偿所愿,反而为自己和他人带来灾难。甚至,给全人类带来灾难。

    止于至善,就是在你认为最好的状态之前止步。向前一步,就是深渊。

    还有一个解释,就是回归、停留、保持在自然的状态。何为自然?文明本身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文明是趋于技法的。

    因此,文明需要回归道法。这是互联网提供的常识之一。互联网上都在那里瞎聊、瞎娱乐、瞎起哄,为智者所不齿,可这,不正是互联网的伟大吗?

    或许,人就该这样。或许,这就是回归。

    生活中总有一些喜欢提建议的人,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句句在理。这样的人,通常不会受到赏识。领袖人物更是对他们深恶痛绝。

    真正的领袖,都是混不讲理的。一讲理,就得罪一大批。领袖要照顾所有人。所以,回归虽然是大势所趋,却不是领袖的责任。想象不出一个领袖如何号召大家一齐向后转,今天不出门干活了,回家睡觉。明明是秋高气爽艳阳高照的好日子。

    成本和风险最低的回归,属于个体。随时随地,在回归与不回归之间自由往返。

    这也是互联网思维。在一个现代人的生活中,维商,是技法中的技法。

     

    归根结底,善恶不是道德问题,也不是经验问题。正如小孩子的分辨,相信窗外有个大灰狼,就踏实下来了。至于大灰狼长什么样、到底是善是恶,就连他父母也不知道。

    道德可被制造。道义则不能,只能来自内心。

    一个正派的社会,从来不需要对善进行呼吁、颂扬、表彰。现实中,在如今的各种文明体系里也确实如此。人们在行善过程中已经得到内心报偿,无需外界背书。都是常态。

    善恶毫无规律。规律常常是错觉。错就错在后知后觉。规律可能是惯性,可能是属性。在惯性和属性之间摇摆的,是本质。

    本质也在变,属性更稳定。但我们对物理学之外的属性,并没有什么认知能力。

    凡事看本质,是个好习惯。本质不在内部,也在表面。只不过,本质和现象的角度不同。本质看多了,属性也就离我们的认知更近一些。比如人的属性,就是人性。没有任何物理手段去测量和规划。

    经验,通常是枷锁,被每人争先恐后带在身上。当我们认为它是规律的时候,它却总是代表意外。而当我们总结出新的经验时,原来的经验又会突然显示出自身的价值。

    经验,不是四肢,而是拐杖。在量子化时代,拐杖变得松软。经验是原有意识对新意识的干扰,是多变环境下的麻醉剂。在智慧面前,经验啥都不是。

    智慧决定道德。智慧没有止境,道德就没有止境。但是,行为必须有止境。

    向善,是适可而止。

    至善,人类配不上。

    自然本无善恶,合乎自然,就是至善。

    人性本无善恶,合乎人性,就是至善。

    只不过,我们并不确知什么是自然、什么是人性。

    只能揣摸。就像初恋前夜那样。

    忘记恐惧。忘记欲望。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