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望舒: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个坎(六)

关键词:[团队建设] [心态培训] [沟通技巧] [心理学家] [压力管理] 浏览:616 发布日期:2016-03-04 网页收藏

  • 第六阶段:成年早期(18~25岁):亲密对孤独的冲突

               西安心理咨询   企业EAP(员工帮助计划)  李望舒

      只有在上一阶段树立了牢固的自我同一性的青年人,才敢于冒与他人发生亲密关系的风险。因为与他人发生爱的关系,就是把自己的同一性与他人的同一性融合一体。

      这里有自我牺牲或损失,只有这样才能在恋爱中建立真正亲密无间的关系,从而获得亲密感,否则将产生孤独感。

      在这个阶段出现的问题很多:不敢爱,爱无力,恐婚症等。


      大多数人都把爱的问题看成是如何被爱的问题,而不是看成主动去爱和爱的能力的问题。于是,爱的问题就是如何能被爱,如何变得可爱。

     而成熟的爱,是保持人的完整性、人的个性条件下的融合。爱主要是给予而不是接受。给予比接受更快乐,是因为在给予的行为中表示了生命的存在。正是在给予的行为中,体验到自我的力量、财富、能力等。



     一个在我这里咨询的二十八岁的来访者说:我害怕与父母分离,觉得那样就找不到我自己了。她现在仍然是爸妈的乖宝宝,从未涉足恋爱一步,却在潜意识里有丰富的性幻想。也就是说,她的生理早已成熟了,心理却严重滞后。

      我们往回推论一下,就是这个“大孩子”的自我同一性没有建立好,因此对于分离无比惧怕,那种感觉就犹如三岁的孩子不小心走失了,找不到爸妈一样的恐惧无助。她的心理层面没有断乳,跟爸妈的关系如同连体儿。分离,让她去建立自己的恋爱关系,意味着要对他人负责和付出,在自我还没有成长好之前,犹如一个自己还没有吃饱的人要去喂养对方,这完全是超过自己能力的不可思议的事。现在很多身为独生子女的年轻人,他们的恐婚症,都是基于这样的原因。他们乐于在家里享受独生子女的专宠,不管多大,在爸妈眼里仍然是孩子,如果要跨进婚姻,那就意味着成长和责任。但拒绝跨入婚姻,又会被父母的焦虑和社会舆论所压迫,于是只能在咨询室里重头来过,把青春期该搭建的人格结构进行重新搭建,但这中间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和经历怎样的痛苦纠结,只有来访者和陪伴他们的咨询师知道。


      另一个比较夸张的四十二岁的男性来访者,结了六次婚又离了六次婚。他说,我无法真正跟一个女人建立心灵上的亲密感,之所以我频繁地进出婚姻,是因为我非常渴望找到那种心灵的皈依。

      正如幼儿的爱遵循着这样的原则:“我爱你因为我被爱。”也就是说,我有被爱的需要,才去爱你。很多成人仍然秉承着幼儿这一原则,去爱一个人的时候,他的背后潜藏着的是某种需要。比如排遣孤独,生理问题的解决。而比较高级的成人的爱则遵循着这个原则:“我被爱因为我爱。”

      成人的这种高级的爱进化到一定程度,就变成了慈悲。“慈”是给予众生快乐,“悲”是拔除众生的苦难。就是说,我给你快乐叫做“慈”,帮助你解决你的苦难叫做“悲”。什么叫大慈大悲呢?就是没有条件地给予你快乐,不分彼此地解脱你的苦难,这叫“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这是佛教对“爱”的理解。

      这种“爱”已经到了人生的最高境界。


        李望舒心灵花园微信号:LWSXLHY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