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慕雨网站_侯慕雨博客

侯慕雨 认证讲师
宏观经济 资本运作 投融资 商业模式 金融
http://www.jiangshi.org/528490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侯慕雨:​侯慕雨:金融改革的计划与市场化 

关键词:[金融改革] [计划] [市场化] 浏览:1721 发布日期:2016-05-22 网页收藏


  •   (该文发于2014-03-1)

         在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向成为不同群体的不同敏感神经元时,计划与市场化突然间成为分辨意识形态的分水岭。在左边人士看来,崇尚计划似乎就等同于进步,提倡市场化似乎就等同于搅局 。而在右边人士看来,却恰恰相反。

      市场经济30年的深水实验,给了左边人士更多负面的体验——那就是市场化会导致不公正与不安全。所以,经济改革一提市场化就会被异口同声地痛骂。但是,计划的优势是保障安全稳定, 这是河堤或火线,是大框架的事,而透明、公开、流水不腐优势互补,它的别名却叫市场化。真正的市场化(请注意笔者强调的是真正的市场化)是虽然优胜劣汰但却泽被千里,因为剥掉了 藩篱所以洗刷了虫蛀,实现了真正的公正和透明。

      那么,在金融改革领域,究竟怎样看待它的市场化和安全稳定的辩证关系呢? 其实,金融业如何服务于经济发展,取决于经济发展需要什么样的金融服务,能够满足需求的金融服务就是 最好的服务。

      有这样一组数据体现着中国金融业的实际:中国金融资产160万亿,而以国有为主体的银行业占了80%以上的份额。但占80%的中国银行业却只服务了20%的客户,中小企业创造了70%多的社会就 业,从主流金融机构获得的贷款比例却只有10%左右。美国以银行命名的机构有8500多家,中国的银行机构只有300多家。在人均占有金融资产方面,中国和美、日等国的差距之大在30倍以上 。

      一边是嗷嗷待哺的中国产业实体,一边是严重不适应的金融服务业,在产业经济实体的资金血液变得越来越奇缺的今天,一切错综复杂的经济难题尽管各有所解,却离不开其中的原因一点: 金融创新的落后与错配。

      著名经济学家希克斯在其《经济史理论》中指出,英国的工业革命不是技术创新的结果,而是金融革命的结果,只有在出现金融革命后,工业革命才真正发生了。

      中国的金融病症可以确诊为以下几点:直接融资太少,间接融资太多,各行各业都依赖于银行系统的间接融资,导致企业的负债率居高不下;分业经营条块分明,混业经营基本为零,分业经 营隔离了各金融业态的灵活发展空间,不同金融业态画地为牢,不容易释放内在的能量和市场潜力;金融市场少,发展畸形,没有建立起完善健全的多层次资本市场,股票市场更是成为“另 类的赌场”;一般金融业务独大,专项金融缺乏,使得金融机构不能深入企业开展切实贴身的服务,导致中小微企业长期得不到有效的资金扶助…

      以上病症,无不根源于“计划性”太强、藩篱太多,因而导致资金的流动性缺乏。在中国实体经济的资金利用效率极低的情况下,市场化,何尝不是解决当下中国经济“囚徒困境”的现实方 法?如果金融改革不从这些无效计划性和虫蛀藩篱中入手,大大小小的产业实体将越来越萎缩,经济突围只能是望梅止渴的事。

      但是,病症既然已诊断,是不是直接对症下药就可以了呢?我们不妨来做一下推演:

      解决直接融资少的问题,需要大量发展股权、债权、基金、信托、P2P\P2C等直接融资市场,但是在一个敞开国门的市场体系中,股权投资是一个弱肉强食的过程,占据专业知识水平和资金实 力制高点的,恐怕并不是土鳖的内资股权投资公司,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不得不担心笑在最后的是什么人。同样,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立依赖于庞大的场外交易市场,而到这类市场中嗅 猎的投资公司来源不一,成份复杂,在整体国民的警惕意识都严重弱化的情况下,所谓“投资”,有可能就是秃鹫的猎食。如果国民资本毫无提防地被买卖出境,那看似一举手的承受之轻中 ,我们是否还能承受国体殇折之重?

      解决分业经营画地为牢的问题,如果一下就打开市场的藩篱,可能会使各金融业态原本具有的优势尽失,导致各金融业态为追求利润或求得生存争相从事自己过去并不专业的跨界经营,从而 因为一时水土不服而气尽命绝。比如当银行业纷纷去开展基金、信托、债券业务时,基金、信托业的市场很快会被消耗殆尽,而各金融业态一夜间都获得银行牌照从事信贷业务时,国有大银 行会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可能成为被偷袭的恐龙,从此一蹶不振。

      所以说,“改革只能在围墙内改,开放最好在围墙外开”,围墙内开放也必须要遵循渐进原则,想在短短几年时间内“速成”将会带来极大的风险。在严密监控“稳定与安全”这条火线之下 ,金融市场化的经度如虹,彩虹普照将会驱散阴云。而在金融各要素的市场化推进中,金融稳定和安全的纬度如剑,悬在细线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让我们时刻处在危险意识之中。因为,不管 是“市场决定”还是“计划决定”,一定是要能“站立起来”的决定;不管是国有还是民有,一定是要最终归中国所有。

      资本项下的市场化为什么现在不宜于去实行呢?因为人民币与外币兑换,只应该是在平衡状态下的公平兑换,而不是在失衡状态下的自毁式兑换。资本项下的兑换必须要有贸易项下的人民币 结算体系做支撑,才能将更多的人民币兑换出国门去开疆辟地,也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汇率市场化才对中国公平。而在一个没有海外需求的人民币兑换环境下,外币敞开兑换进国内,对于 国家经济无异于洪水冲堤。

      再来看网络金融和民间银行的市场化问题,网络金融犹如炸弹,可以很快在金融阵线上炸毁一个又一个高地。民间银行是牌照银行,牌照的获得如果不是根源于扎实独到的金融实践,那它给 客户预留的下场就是另一類的“賭場”。但是,以非金融的咨询业态存在的民間貸款公司却以独特的金融服务形式在市场之海中自发存在。民间借貸公司,因为需要时间历练所以对国有银行 不造成威胁,因为毫无背景倚仗的生存模式,所以更加珍惜信用保障。如果对民间金融的现实存在视而不见,任由网络金融或无历练的牌照银行的市场准入,那么,配合存贷款利率的放开, 中国国民资产中最优良的国有银行体系将会一夜间变成被蚂蚁绊倒的大象。大象倒下,栖息在大象身边的中国基础产业——瘦弱的制造业体系将会面临被整体淘汰出局的风险。在新型产业羸 弱不堪、转型经济脆如干柴,整体产业氤氲不散的关键时期,制造业被淘汰,对于13亿的中国人民来说意味着什么?恐怕不用推理每个人都会不寒而栗。

      关于利率市场化,同样牵一发而动全身,贷款利率隐性放开的事实已经存在了十几年时间,那么存款利率是不是也该尽快放开呢?从表面上看,存款利率放开维护了储户的利益,但是存款利 率水平与贷款利率水平是直接相关的。各种性质的银行业一旦展开揽储竞争,那船小好调头的民营驱逐国营的好戏又要上演了——“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重头再来”,难道国有银行 的从业大军也要上演这样一副让人催泪不止的悲情剧吗?“豪迈的人生”背后曾经是民营企业击垮国有企业造成庞大的产业工人流离失所的情景。但是豪迈后又能怎样?不过是城管和小贩猫 鼠纠斗的恩怨情仇而已!而风光一时的民营企业结果又怎样了呢?虽然活跃了市场主体,但终究还不是成为了国际资本的猎物?

      在中国脆弱的经济生态中,国有银行究竟承担着怎样的使命,的确值得深思。国有银行当然不能永远高枕在“计划”的躺椅内做“无忧”的梦,但国有银行即便可以象“索罗斯旋风”般的捷 转型,但是一个魔风魅影赚一把走人的金融存在,对于国民经济究竟是利大还是弊大?需要提醒的是,国有银行在追求效率与效益的同时,还在承担着维护国家产业经济安全和稳定的责任。 国企衰败的惨痛教训尚未走远,我们岂能对于国有银行业的前途视若无睹?

      因此,市场化的前提是首先要保证安全和稳定,安全和稳定的前提源自于认知清晰,而认知清晰后需要的是立场坚定。一场改革,绝对不只是政策出台一下那么轻松,因为所有的较量无声都 隐藏在无声较量之中。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