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靖平:金融改革与金融体系风险

关键词:[宏观经济政策] [房地产] [资本运作] [金融] [互联网+] 浏览:884 发布日期:2016-04-18 网页收藏

  • 对于中国金融体系的风险,我们的政府总是在讲,区域性及系统性的金融风险均能够在爆发之前严加防范和规避,也就是金融体系的风险是可控的。所以我们看到地方政府在2015年对债务的转换、近期的国内银行债转股、以及资产证券化的启动,这样的一些措施都是在防患于中国金融市场风险于未然。最近相关设立以央行为核心的超级监管模式的讨论,同是为应对金融改革的重拳冲击之下 2015年以来金融市场将会出现的混沌与乱象。

    当前我们金融市场的风险究竟在哪里?直观的风险 是因为我们金融市场本身的不够成熟所呈现的脆弱性,还是金融监管层面的不得力;风险或者是在金融机构的个体,还是宏观调控面;亦或是风险在金融监管理论的论据不充足,还是我们的实体经济发展战略存偏差等等,因此中央政府或金融机构对于金融风险的认识都不是很清晰、那么我们要想寻求可以完善化解当前金融市场巨大风险的正确途径也绝非容易。

    市场化程度不高的经济体制或者是计划经济体制,由于经济的基本面处于短缺,进而不需要通过信用扩张的方式去促进经济增长;因为没有过度的信用扩张,就不可能滋生经济危机与金融危机赖以生存的菌境,更不会引申金融监管的难题。

    然而在市场化越趋成熟的市场经济体制格局之下,也伴随着金融市场的越来越发达 以及它的复杂性也越趋深化,因此企业、市场以及政府,我们大家都在期盼着怎样才可以更好的运用现有的金融市场再激活经济的增长,达到企业产值与利润的增长、同时带动国民的财富增长和福利水平;因此过度使用了现有的金融市场,和不可回避的过度信用扩张。单单可以这样讲,只要这种信用过度扩张的动机存在,只要这种信用过度扩张底限跃过了合理的区间,金融和经济危机的风限随时都可能发生。那么信用扩张的合理区间是在哪里?究竟应该用怎样的经济体制来界定或测算都是不确定的。其实著名经济学家美国的海曼.明斯基也已提示出,由于金融市场本身所具备的脆弱性,也是多次金融危机频频反复发生的市场根源所在。近几十年以来,全球的各个市场曾发生过200次以上的大大小小金融危机,那么在经济全球市场一体化的大背景之下,中国的金融市场也将不可幸免。信用扩张边界超出的合理区间,而导致的资产价格泡沫,同是金融危机产生的根源。

    尽管中国在2008的美国金融危机之前,出现过三角债,也出现过少数银行挤兑,因为有央行的信用担保,以及信用扩张的有限性,中国没有发生像发达国家一样的金融危机。问题是在2008后,虽然我们不存在金融危机及经济危机,但是随着美国量宽货币政策的退出,使得我们的信用扩张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超高速增长。比如中国的各部门总债务占GDP的比重由2008的170%,上升至2014的235.7%,仅仅6年时间上升达了65.7%。不同的是据麦肯锡测算方法,我们各部门总债务占GDP的比重则由2008的184.5%上升至2014的278.9%,其6年时间上升了94.3%。由此来看,企业、政府以及家庭债务全面的上升。是央行货币政策的信用过度扩张造成的。并且这种债务扩张也促成了,地方政府、企业以及家庭的严重“债务黑洞”。也就是说2008的美国金融危机之后,欧美各国都在全面的去杠杆,我们则是反其道行之在加杠杆。

    从家庭层面来看,据《日本经济新闻》的报导,中国民间债务高达21.5万亿美元,直逼占GDP的205%比重,这个数据触及了1990年日本资产泡沫吹爆之前的水平。但是就目前中国央行的角度来看,我们居民债务水平并不高,住房按揭贷款的比重也不高。所以近年央行通过全面降准降息的方式,将银行利率水平全面推低至历史的最低水平,可是大量的银行贷款却直奔国内的房地产市场。在个人住房按揭贷款部分,2015年有30%以上的银行信贷资金是涌入了房地产市场。这也是今年第一季度国内一线城市及部分二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价格疯狂飙升的原因。但是我们居民债务风险之高,可能比所公布的数字还要高得多,因为我们有相当一部分居民的债务风险其实是十分隐蔽的,比如首付贷,校园网贷等等这样的一些所掩盖。

    目前国内银行“呆账坏帐黑洞化”的现象,也是国内金融市场所面临的巨大风险之一。从上市银行所公布数据来看,国有五大行的不良贷款比率在2016年已经大幅上升,总计持有12744亿元的不良贷款,已至近10年以来最高水平。在这些不良贷款比率上升的银行当中,农业银行不良贷款的比率最高,已超过了2%的不良贷款率界线,达到了2.39%,此比率比2015年增长了70%。同时银行的计提拨备覆盖率则出现暴跌,领跑拨备覆盖率暴跌最高的农行有189%,比2015年下跌了97%;最低的是建行,跌至150.99%,大跌71%,也跌穿了银监会150%的监管警戒线。不过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也是如此。我们当前这样过高的债务风险是建立在房地产市场价格只涨不跌的前提假定之上,建立在我们的房地产市场不需要进入周期性调整的前提假定上,如果这些假设的前提条件不成立,那么通过信用过度扩张的中国金融体系将面临的风险会更高。

    近几年我们总体债务上升的速度及债务率远超世界各国,从账面上反映出的企业、地方政府及银行债务风险的严重性,这使得中国政府不得不正在采取各种非常的手段 来对冲这些债务风险,比如说商业银行的债转股,地方政府的债务置换,此外还有企业、地方政府及居民的许多债务黑洞根本都没有暴露出来;另外在我们的房地产市场价格快速上涨的十几年,建立在房价只涨不下跌的债务与抵押资产,金融及经济风险在没有出现周期性调整的情况下是不会被引爆的,当然这在现实的世界里是根本没有可能的事情。尤其近年来迅猛发展的互联网金融也是乱象丛生,这更加将金融市场的风险捡到了顶峰。因此金融监管制度的改革并不能完全有效的防范和规避掉金融体系的风险,而是需要改革我们的经济增长模式及“房地产化经济”的经济结构,这也将是我们的政府所需要应对的重大问题。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