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华鹏网站_刘华鹏博客

刘华鹏 认证讲师 推荐讲师
互联网+营销创新导师
http://liuhuapeng.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刘华鹏:如何消除制约互联网金融远程开户的瓶颈

关键词:[互联网+] 浏览:7081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今年以来,我国互联网金融金融互联网发展呈现如火如荼之势,恰逢国务院出台了《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人民银行等10部委印发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使其更加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但有喜也有忧,如果远程开户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这些互联网模式中的绝大部分将不得不重新走回线下,从而使其丧失互联网属性。

    远程开户对于互联网金融发展至关重要

    所谓远程开户,是指银行通过面向社会公众开放的通讯通道、开放型公众网络以及银行为特定自助服务所建设的终端设施,来受理客户开立人民币账户的申请,并在完成客户身份信息核实后,为客户开立人民币银行账户的行为。

    远程开户与账户实名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作为一项基础的金融制度,银行账户实名制于2000年在我国开始推行,它有利于从源头上遏制贪污受贿、金融诈骗、洗钱等犯罪活动,从而维系正常的经济金融秩序;与此同时,银行账户实名制也为其他金融企业、其他社会活动埋下了伏笔。以第三方支付机构为例,其开户很多都是通过绑定银行卡账户来实现的。从这个意义上讲,账户实名制度并无瑕疵,与经济社会发展方向完全吻合。

    目前,我国银行账户大致可以分为强实名和弱实名两类。其中,强实名账户要求客户必须亲自跑到银行柜台去认证。一旦成为强实名账户,银行就要为该账户设定业务种类、支付结算限额等管理要求。在上述条件无法满足情况下,银行账户即变成弱实名,不能转账结算、交易支付和现金收付,只能购买合作发行或代理销售的理财产品。

    在远程开户无法实现情形下,银行账户只能算作弱实名账户,并至少带来三大不利影响。

    其一,不利于提升网络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效率。以微众银行为例,由于负债端只能依靠同业拆借而非吸收存款,资产端就很难经营贷款业务,以致“微粒贷”规模很难全面做大做强。

    其二,使得直销银行经营变调。由于直销银行账户属于弱实名账户范畴,因而直销银行并不“直”,很多业务办理仍需借助位于线下的银行网点。

    其三,使得传统银行在销售理财产品时无法摆脱线下模式。前期,广发银行筹备已久的天猫网上营业厅被监管叫停,原因之一即是无法逾越首次销售理财产品须面签的监管红线;与之相类似,招商银行曾经联手京东金融推出线上理财产品,第一天就售出1亿元产品,却在第二天因为不符合首次面签监管规定而被叫停。

    相反,一旦远程开户成为现实,因为可以享受强实名账户待遇,能够更加顺畅地经营真正意义上的银行业务,所以直销银行以及物理网点稀少、依托网络开展业务的民营银行必然对其趋之若鹜。

    而对银行客户来说,优势更是不言而喻:其一,不需要再去银行网点排队,大大缩短了业务办理时间。其二,可以享受7X24的全天候金融服务,不必再受网点营业时间限制。其三,不局限于本地金融渠道,可以选择能够带来最大投资收益或者有意愿提供金融服务的异地机构。


    刘华鹏老师在广东移动讲授移动互联网运营与营销策略

    人脸识别推动了远程开户实践与探索

    实现远程开户的前提在于构建安全稳健的纯线上身份识别机制。以此为出发点,人脸识别首先成为社会关注焦点。

    从发展沿革看,尽管人脸识别获得长足发展就是最近二、三十年的事,但却具有十分悠久的历史。早在19世纪,英国生物学家、进化论的奠基人达尔文就对人脸的表情及结构特征做过研究,只是今天的关注人群已不再是生物学家或心理学家,而是计算机领域的研究人员。不久之前,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汤晓鸥曾在计算机视觉国际会议CVPR2014上发表论文,按照他的观点,计算机算法识别人脸的准确率已经达到99.15%,超过了人类肉眼识别的97.52%准确率。

    从业界实践看,今年3月,在德国汉诺威国际信息及通信技术博览会开幕式上,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向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我国国务院副总理马凯演示了蚂蚁金服的“Smile to Pay”(微笑支付)技术,并通过手机“刷脸支付”网购了一张1948年的汉诺威纪念邮票。今年4月,腾讯宣布旗下的互联网在线支付平台财付通与公安部所属的全国公民身份证号码查询服务中心达成战略合作,希望借此提升人脸识别的准确率及商业可用性。

    再以平安i贷为例,只需打开手机摄像头,由系统拍摄并抓取用户若干面部影像再进行检测,就可以完成身份核实,最快只需6分钟即可到账,等等。总而言之,人脸识别领域已有众多令人鼓舞的实践,这使公众感觉远程开户远走越近。

    当我们看到人脸识别技术不断进步的同时,也不该忽略应用过程中产生的各类问题和挑战,比如发型改变、常规化妆、人脸角度、照片分辨率、年龄跨度等等,都可能带来识别误差。以人民银行、公安部的联网核查公民身份信息系统为例,所存储的照片多是办理身份证件时的留档,照片更新速度慢,年龄跨度在5年以上者非常普遍。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目前国家金融主管部门还无法放松对远程开户风险的警惕。不幸的是,为了降低错误接受率,使用人脸识别技术的机构往往采取“矫枉过正”的方法,以致错误拒绝率显著放大。也就是说,即使就是客户本人开立账户,也经常会被判定为“假冒伪劣”,以致客户本人大受委屈。

    当然,人脸识别技术出现的问题不应成为我们否定远程开户的理由。相反,为了提升识别精度(既不错杀无辜,也不放过假冒),在众多资本力量的推动下,当代生物特征识别技术就像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起来,并且涌现出包括指纹、虹膜、静脉等在内、琳琅满目的识别方式。根据有关机构测算,过去7、8年间,全球生物识别市场规模的复合增长率达竟然高达22%左右,预计2020年市场规模将达到250亿美元,这在全球大部分行业增长率不及5%的情况下情况十分罕见。

    由于这些技术各有特点,所以发展前景也迥然相异:就指纹识别而言,目前网上“指纹膜DIY教程”已大行其道,只要将别人的指纹制成指纹膜,即可冒充他人办理业务,使得验证设备形同虚设的风险陡然升高。就虹膜识别而言,虽然准确率极高,但对盲人或眼疾患者却无能为力,而且因为对黑眼睛识别非常困难,所以在我国推广尤为不易。就指静脉识别而言,其生物特征载体是位于表皮以下、手指内部的静脉血管。由于指静脉依赖流动血液成像,是一种无法脱离活体的识别技术,所以很难复制且准确性极高,被业界称为全球顶尖的生物识别技术。然而,让指静脉成为远程开户的敲门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至少从我国二代身份证件信息采集情况看,别说是指静脉图像采集,就是指纹采集也远远没有完成。

    寻找实现远程开户的最优模式

    事关互联网金融发展,事关金融竞争力提升,事关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尽管实现远程开户遭遇各种困难,探索仍应坚持不懈,而且还应综合考虑各种生物识别技术操作使用难易,统筹加以推进。

    短期来看,应在认定“银行与其他银行合作进行身份认证以后,或者电子银行账户和绑定银行结算账户的开户行为同一银行的实名账户”前提下,鼓励网络银行、直销银行加强与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同业往来。目前为止,尽管人脸识别技术目前仍有瑕疵,却是各种生物识别技术中最具现实可行性的:每位境内公民在办理身份证时都提交了自己的照片,这使得将现场照片与公民身份证件照片库信息进行对比成为可能。

    在此条件下,网络银行、直销银行应加强向央行的沟通与汇报,争取试点机会,促使央行信任“远程人脸识别+身份证件核实” 就是一种十分便捷可靠的实名账户开立方式。现实生活中经常遇到的情况是,为了刻意降低人脸识别的错误接受率,反而导致错误拒绝率人为放大。对此,一旦出现拒绝情形,试点银行就应向客户作出解释说明,并且提示客户重返线下网点完成业务办理;同时,应通过实践经验与数据的不断积累,寻找我们能够承受的最大错误接受率,从而在客户体验(错误拒绝率)和客户安全(错误接受率)之间找到最佳平衡。

    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合作模式很可能因为利益冲突而变得无法稳定:一方面,对于全域性商业银行存量客户来说,合作可能造成客户流失;另一方面,对于全域性商业银行增量客户而言,合作可能更有利于全域性商业银行而非网络银行或直销银行。

    中长期来看,金融主管部门应加强与公安部门之间的通力合作,创建更为准确可靠的账户识别系统。首先,应本着面向未来的开放心态,共同制定更加科学有效的技术标准,既要让金融主管部门放心,也要让商业机构在经济上能够承受。其次,应由公安部门主导,加快生物特征信息采集进程。世界各国经验表明,任何商业机构都不得随意采集存储个人生物信息,否则就会被随意组合用于犯罪,从而造成社会体系崩溃。可供选择的方案是,除了采集存储身份证件照片信息之外,还应强制采集存储指纹信息和指静脉信息,并且通过这几类生物特征信息之间的交叉比对,为打击违法犯罪提供更为精确有力的证据,同时也为正常的经济社会生活提供便利。

    概括而言,无论借助人脸识别还是指静脉识别来实现远程开户,本质上都是为了确保开户申请“真实自愿”,但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仅需要投入巨大人力财力,甚至还要等上相当长一段时间。而如果我们独辟蹊径,选择在加快完善信用体系上下工夫,相信最终也会达到异曲同工的效果。国际上看,正像刷卡消费无需提供交易密码一样简化,欧美信用体系发达国家只需将申请人提供的信用信息和已有其他银行的强实名账户进行交叉验证即可实现远程开户。这非常值得我们思考,恐怕也是推动我国加跨实现远程开户的又一有效途径。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