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国军网站_赵国军博客

赵国军 认证讲师
绩效管理︱薪酬管理︱人力资源管理,著有《薪酬设计与绩效考核全案》
http://zhaoguoju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赵国军:弱关系:下一个人际金矿

关键词:[非人力管理] 浏览:1870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文/韩亦
    两千两百多年前,楚汉争霸,双方主要的军事领袖是项羽和韩信。垓下之战项羽自刎而死。决定战争胜败的因素很多,其中人的因素尤其是将领的领导方式是主要部分。
    项羽早年带领江东八千子弟兵,同仇敌忾,也打胜过许多战役,但有迹象表明项羽的精英意识负面地影响了部队的后续发展。他的主要对手韩信,曾经是后期加入的项羽旧部,没有在项羽那里获得重用,却在刘邦手下大放异彩。
    项羽早年兴起有赖于他从江东带出的八千子弟兵。以当代社会网络理论来看,项羽善于建立一个有很强凝聚力的组织,但由于过度倚重同质性成员,削弱了部队在后来大型战役中的战斗力。
    而其对手韩信曾率部队南征北战,对各地投降的军队也能善加利用,多样和异质性的成员带来了多样的组织资源,比如汉军可以让降兵唱楚歌来打击楚军的士气。不同的偏好导致这两位著名军事领袖的风格不同,也决定了一场关键战役的成败。
    社会网络没那么简单
    社会网络是指一个人和他周围的人建立的关系,加上他周围人之间的关系,形成的多样的关系结构。认识更多的人并和他们建立关系是一个人社会资本的来源。而社会资本可以兑换其他类型的资本,比如直接的经济利益或信息。然而,社会网络的建立和扩展,却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首先,认识什么人
    社会学家米勒·麦克弗森(Miller McPherson)和他的同事提出同类喜好(Homophily)的概念,即人们总是与和自己相似的人建立关系。同质性社会网络可以增强人们的心理安全感,却无法为其成员提供多样化的资源和信息。所以,要获得新的资源和信息,需要有意识地去改变自己的同类喜好,去和不同的人建立关系。
    其次,如何认识人
    这是个关键问题,为人们常常无从认识能带来新的资源和信息的人,或者只有单方面的认识,例如社交媒体上的名人、名圈的粉丝就处于这样的境地。相互认识经常是在一定的组织边界内或者社会活动中发生的事,首先需要获得某种类似会员资格的东西,如校友组织。
    国外许多著名高校,一方面是客观、相对独立的学术思想机构,另一方面,也通过各类校友组织和社团形成各式各样的社会网络。社交媒体Facebook的技术框架前身是哈佛学生内部的社交网络Harvard Connection。名校师生出于社会地位再生产的需要,更加热衷于建立各种团体和社会网络。而不同的名校社会网络结构也是不一样的。
    关于社会网络的学术研究主要起源于两所著名的美国高校——哈佛大学和芝加哥大学,它们的研究侧重点不同,但都打上了校友构建社会网络的印记。二者分别可以用著名社会网络学者罗纳德·布里格(Ronald Breiger)和罗纳德·博特(Ronald Burt)的研究来说明。
    哈佛式社会网络:结交精英
    罗纳德·布里格现在是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的社会学教授,他早年在哈佛大学读书和工作。在哈佛读博士期间,他写成一篇正文只有9页的学术论文《个体和群体的双元性》(The duality of persons and groups),发表在《社会力量》(SocialForces)期刊上,成为社会网络研究的基础文献之一。
    我们认识一个人时,一般会了解他的一系列背景,如故乡、学校、工作组织等。反过来,群体特征也是由个体的人来定义的。一个群体总会有多个人参加,这些人的兴趣、身份和集体活动等,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群体的特征。在现代社会中,人与群体相互不可分割、相互依存。罗纳德·布里格把这种现象叫做“个体的人与他们的群体的双元性”。
    芝加哥式社会网络:发现“断点”
    芝加哥版社会网络的着眼点则不在于精英的社团和活动,而在于发现社会网络中的断点和空白处,并利用自己的优势去弥补。
    博特是社会网络著名概念结构洞(structural holes)的提出者。博特认为,一个群体内的成员比不同群体的成员更容易在行为、意向和信息等方面表现一致。大多数人都倾向于专注自身或群体内的事物,让个体之间或群体之间出现信息的断点和空白,这些断点和空白之处就是一个社会网络的结构洞。
    博特在论文中引述一家大型化学公司CEO的话,强调在管理中发现结构洞甚至是制造结构洞的重要性:如果你不留下空白,就不会有意想不到的事,也没有创造性。管理有两种:你可以设计方方面面的流程,也可以留下空白,让人去填充。
    组织结构上的空白,就是博特所说的社会网络的结构洞。那些知识广博、善于与人沟通的人,可以作为结构洞的经纪人,他们也比别人更善于去发现创新的机会。有结构洞的社会网络并不能自动制造机会,但它可以给合适的人提供各种机会。
    为进一步证实社会网络中的结构洞能带来好的创意和个人机会,博特调查了一家大型电子公司供应链的673位经理人,收集了他们的奖励、绩效、晋升等情况。在网络问卷中,每位经理人被要求提供一个改进供应链的建议。博特问他们是否与其他人讨论过这些建议,如果是,这些人是谁,他们之间有何联系?
    基于这些信息,博特用他的结构洞公式计算出每位经理人(去掉缺失值)的社会网络限制(网络限制反过来,就是结构洞的机会)。博特也请公司内部的高层经理对经理人的改进建议打分。最后,通过统计分析发现,那些善于利用社会网络结构洞提供的机会的经理人,得到了更多的奖励、有更好的工作绩效和晋升机会,并且他们的改进建议也得到更积极的评价。
    建构不同的社会网络
    除上述两种社会网络外,还有其他网络形式,如强纽带和弱纽带共同存在的社会网络。强纽带是指交往时间长、交往重复率高、相互依存度高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弱纽带则是若即若离、交往频度不高的联系。
    在社会学家马克·格兰诺维特(Mark Granovetter)看来,弱纽带能给人带来新的信息和优势,在网络建构中有重要作用。弱纽带很像博特所说的经纪人,但博特并没有说经纪人就是弱纽带的。
    俱乐部、结构洞和弱纽带是基于美国社会网络发展出来的概念。在中国社会,它们的表现和效果是值得进一步分析的,如社会学家边燕杰发现,在中国,强纽带还是会起到最关键的作用,特别是在找工作的问题上。近年来,肖知兴、徐淑英等的学术研究也发现,在中国,那些利用结构洞的经纪人会被组织内其他同事看成是机会主义者,从而降低他们网络活动的效应。
    企业管理经验
    hr361人力资源网  京ICP备11036073号-3

    服务通道 拨打咨询电话

    顶部 电脑版

    水木hr361人力资源管理网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