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罡:殷罡:拉宾遇刺20周年感悟

关键词:[互联网] [军事专家] 浏览:1152 发布日期:2016-05-11 网页收藏

  • 拉宾之死已很少被人提及,以巴关系依旧剑拔弩张,和平进程早已被媒体淡忘,取而代之的中东新闻是俄罗斯军机对“伊斯兰国”猛烈轰炸和叙利亚难民不顾一切涌入欧洲,早些年的“阿拉伯之春”也不再让人兴奋了,人们对中东有了更深的担忧

      时间过得太快,以色列前总理拉宾辞世已经20年了。他遇刺前后,笔者正在以色列访学,曾在研究所聆听过他“土地换和平”的讲演,在血淋淋的公交车爆炸现场目睹过对他的愤怒抗议,和几十万以色列民众一起彻夜列队向他的遗体告别,也不止一次到他堆满鲜花的墓前拜祭。十年前,我曾写过一篇短文《想起了拉宾和拉宾的葬礼》,记述了自己在那段时间的经历和感受,议论了以巴和平进程兴衰的原因。

      转瞬间,又过去了十年。拉宾之死已很少被人提及,以巴关系依旧剑拔弩张,和平进程早已被媒体淡忘,取而代之的中东新闻是俄罗斯军机对“伊斯兰国”猛烈轰炸和叙利亚难民不顾一切涌入欧洲,早些年的“阿拉伯之春”也不再让人兴奋了,人们对中东有了更深的担忧,对中东乱局的蔓延开始有了恐惧。

      历史总是这样。时间流逝得越多,对以往的认识越清,对现实局面的认识越冷,对未来的想象越没有条条框框。

      以色列人早已抛弃了“温和”,认定理想拼不过现实

      拉宾去世后,他的“和平搭档”阿拉法特于2004年病逝于巴黎,厌倦了不靠谱的谈判、试图“单方面解决”的沙龙在撤出加沙后便壮志未酬一睡不醒,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美国总统换了一茬又一茬,谁都拿以巴问题没办法。倒是当年那位痛骂拉宾是叛徒的青年内塔尼亚胡,黑头发变成了白头发,一直活跃在以色列国内外政治舞台,居然竞选失败还能继续当总理,因为别人赢了选举也组不起内阁。以色列人早已抛弃了“温和”,认定理想拼不过现实。而高度自4米到12米不等、总长超过600公里的隔离墙,已成功将自杀炸弹阻拦在墙外达20年之久,免于自杀炸弹袭击的以色列民众早已习惯了各过各的日子,绝望了对永久和平的幻想。在巴勒斯坦一方,分裂早已铸成事实:哈马斯单独对加沙的有效管理已经持续了八年,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已经十年没有举行过选举,尽管“巴勒斯坦国”在联合国的地位有所提升,但巴勒斯坦两部分领土和两个权力机构何时恢复统一,能不能真正恢复统一,没人说得清楚。

      而没有巴勒斯坦内部统一,谈何以巴谈判,谈何“两国解决”?

      1947年联合国分治决议规定,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独立的阿拉伯国、一个独立的犹太国和“耶路撒冷市国际特别政权”,实施“经济联盟下的分治”,形成“巴勒斯坦经济联盟”。这个方案既是以色列建国的法律依据,也是巴勒斯坦建国的法律依据和双方分享耶路撒冷的法律依据。由于分治决议没有得到一致接受,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在1948年爆发了战争,战争使得“阿拉伯国”领土失去了几近分治决议规定的一半,另一半则通过1967年的联合国安理会第242号决议并入以色列本土,因为安理会第242号决议只要求以色列军队“撤离其在最近冲突中占领的领土”,事实上默认了1948年战争的结果。此后,阿拉法特领导巴解组织在绝对排除宗教势力干扰的情况下,先后在约旦河西岸、约旦和黎巴嫩为收复1948年失地同以色列连续作战,终于在1988年正式宣布承认安理会第242号决议,并于1993年同以色列实现了和解,启动了“奥斯陆和平进程”。

      巴解组织的政治解决努力一直面临宗教势力的阻挠

      必须一再说明的事实是:阿拉法特和阿巴斯等巴解领导人,从上世纪60年代初期摆脱阿拉伯国家控制、独立开展解放运动以来,始终坚持世俗原则,坚决排斥宗教势力的干扰,运动目标也始终是建立世俗的巴勒斯坦民主国家,因为他们深知宗教势力以往对巴勒斯坦事业的危害。也正是由于巴解组织的世俗性质,才使其成为世界公认的巴勒斯坦人民的唯一代表,才使得以色列有可能同其实现和解,共辟和平进程。

      还必须一再说明的事实是:在巴解组织和以色列人打仗的时候,巴勒斯坦宗教势力没有发挥任何作用,不拥有任何武装,也没有向以色列军队发过一枪一弹。只是在1988年巴解组织决定同以色列实现政治解决的前一年,才由埃及穆兄会成员亚辛在加沙组建了一个叫“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的政治伊斯兰组织,简称“哈马斯”。也就是说,人家放弃武装斗争致力于政治解决了,伊斯兰宗教势力开始“抵抗”了。

      可以说,巴解组织的政治解决努力从第一天起就面临着宗教势力的阻挠,哈马斯从第一天起就打算颠覆可能启动的巴勒斯坦—以色列和平进程。但无人料到,哈马斯的颠覆能力如此之强,阿拉法特在宗教势力面前如此软弱,巴解组织的控制能力如此经不住挑战。

      1994年5月起,一万名被伊拉克、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等国收容的巴解游击队员经过训练改编,开始以巴勒斯坦警察身份陆续进驻加沙等地接管以色列交出的防务。仅仅过了五个月,哈马斯武装就大打出手,在加沙街头同阿拉法特麾下的警察展开巷战,仅1994年10月18日一天就造成200人伤亡。次日,哈马斯开始在以色列境内制造公交车爆炸,一连串的爆炸逼急了以色列犹太极端分子,终于在一年后将“土地换炸弹”的拉宾刺杀在特拉维夫和平集会现场。

      随后,历史见证了阿拉法特的控制能力一步步下降,哈马斯的战力一步步增强,不仅赢得了选举,还以武力将巴解组织赶出了加沙,造成了巴勒斯坦“一国两地”、“一国两府”的局面。

      政治分裂和地理分离是巴勒斯坦问题久拖不决的重要原因

      巴勒斯坦的分裂已经持续八年了。回看1947年分治决议附图,巴勒斯坦领土原由三部分组成:加沙、约旦河西岸和上加利利地区。1948年战争使得巴勒斯坦永久失去了最富庶的上加利利地区,留存的加沙和约旦河西岸也大幅度收缩,被以色列领土完全分割,像极了1971年孟加拉独立前被印度领土分割的东巴基斯坦和西巴基斯坦。1947年巴勒斯坦分治决议,也像极了同年的印巴分治决议,都是将一片土地分割成两个国家,而其中一个国家又被另一个国家分割。结果呢?东巴基斯坦和西巴基斯坦矛盾重重不可调和,最终东巴基斯坦独立成为孟加拉国。这在政治上未必正确,但时间久了,人们就习以为常了,就普遍接受了。

      巴勒斯坦问题的最终解决,被普遍接受的方案是“两国解决”,即以色列国和巴勒斯坦国相互承认,和平共处。这在政治上无疑是正确的,但实现不了怎么办?巴勒斯坦“两地两府”现象消除不了怎么办?

      于是,近年来国际学术界提出了“三国解决”方案,即在约旦河西岸建立一个阿拉伯国家,在加沙建立另一个阿拉伯国家,同以色列实现三国和平共处。之所以提出这样的方案,是因为对加沙实施有效控制的哈马斯和对约旦河西岸实施有效控制的巴解组织水火不容,一个要建立世俗民主国家,一个要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何况其领土并不相连。同时,有两个因素助长了“三国解决”设想。一个是历史旧案:即便在《圣经》时代,加沙同约旦河西岸也不是统一的,当犹太人占据整个约旦河流域时,腓力斯丁人顽强地固守加沙。另一个是新近的地质发现,即加沙近海蕴藏着丰富的天然气,足以使加沙经济独立且变得富足。

      “三国解决”方案无疑会受到猛烈抨击,但要实现“两国解决”,避免巴勒斯坦永久分裂,巴勒斯坦必须争取实现内政统一。以色列不可能同两个巴勒斯坦实体谈判同一项和平协定,巴勒斯坦也不可能永久维持理论统一事实分裂的局面。拉宾之死和拉宾死后20年以巴和平进程的遭遇告诉我们:巴勒斯坦问题久拖不决,政治分裂和地理分离都是重要原因,老路未必行得通,新路未必走不通。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