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献琴:儒家的理想与担当

关键词:[国学文化] 浏览:61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儒家思想最能彻入人生之处是对世界采取承担态度:无论现实多苦、社会多糟、能力多大、生命多促,仍然奋勇前进,绝不放弃任何可以进取的机会。
     
    因为生命的秘密,正在于「生」。生甚么?首先是生物学的「生长」,然后是心理学的「成长」,然后是一个人、一个主体、一个生命的成立、开辟、创造、付出、与完成。整个历程如孔子所说的「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流露的正是经历这一成长艰难中的喜悦,其目标的终点便是「成己」、「成人」、「成德」。
     
    不过,从「生」至「成」,是需要资源的,包括社会文化和历史文化两个层次。社会文化是现实,对你有当下的影响;历史文化是宝藏,看你能否选择吸收。所以,如果社会文化解体,历史文化中断,人的成长便会出现危机。
     
    说到底,确立理想是一个文化承担的问题,不是社会需要问题。今天效益论已席卷世界,成为唯一的价值,这就很可悲。这种价值,其实只能用于政治及经济,却不能用于教育,更不能用于自身生命的成长。若任由政治、经济所追求的效益主义侵扰及污染其他的文化领域,社会固然受害,更重要的是:人类将没有将来,因为庄严的理想不能生起。
     
    理想是不能单以现实利益为取向的,尤其是高远的理想,必批判现实、超越现实、指引现实和带领现实,而对向于无限的圆满。从人愿意承担,不会采取逃避态度。可见理想生起之根在人自身。只要历史上曾有一人能为别人作无私付出,即证明此理非假,所以这是开发问题、教育问题、成长问题,能感动后世,即显示在生命中有普遍性。人不能只作一生物体的存在,或自我意识的存在,或无意识的存在。人要体验其生命中之主体性与创造性,自主与自由,自然感受到每天都是受其内在的理想性呼唤而前行。这才是生命的真宰,而非匍匐于外在的要求之下。
     
    但是,由于理想不能空悬,必须赋予内容,这就不免与现实冲突,实践起来一定艰苦。甚至可以说:理想愈高,阻碍愈大。所以理想能否实现亦无保证,历史上为理想而献身的烈士非常多。理想的价值不在其成,而在其有,要证明的也不是内容的优劣,而在生命的宣示。
     
    所以,我们可以公告天下间的理想主义者:不须着意成败,人间原无可以作完的事业,亦无人人可以同意的主张;生命的光辉不在统一各个不同的理想,而在努力实践自己所认定的方向,不断提升其高度,就是生命存在的最好证明。至于别人了解与否,欣赏与否,礼赞与否,批评与否,都无关重要,固然可以放下,也不须急急分辩。只要你对自己的理想有真实感受,便有自信。

上一篇:如何拉住成功的手

下一篇:易经是什么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