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批评者不只有批评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742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最近,有人转发邮件到我的邮箱,是一篇文章,题目是《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学术腐败登峰造极》,文中有这样的论述:当前,北京大学成立的所谓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正是一种隐蔽的权学交易——利用特殊的学术影响力和权力,在国内外组织一帮学术吹鼓手,带领一帮自己培养出的北大学子,对一个尚不成熟、毫无用处的新结构经济学进行吹捧,纯属沽名钓誉之举,这种权学交易的学术腐败方式可谓登峰造极,对中国学术的发展危害甚大,希望各位学人能对此种现象引起重视!呼吁媒体对这种新的学术腐败方式进行监督!可以说,我苗实对学术腐败有上文作者同样的忧虑,但是说到新结构经济学研究,我有自己三点不同的看法。尽管不一定合适,但就当是随随便便谝个闲传,供各位听听笑笑,未尝不可。

    第一点,新结构经济学不是毫无用处,而是有一定价值的理论探索。别的不多说,就新结构经济学从结构变化这一视角去研究和挖掘来看,就大有价值。毕竟,与现代经济学的视角有所不同。还有,在考察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经验的基础上,它吸收并整合了现代经济学中有价值的元素,这也是价值所在。当然,我对新结构经济学的某些观点多有批评,这是另外一回事,大家一定要注意区别。第二点,新结构经济学不是林毅夫老师私人的事情,而是北大的事情,中国的事情,世界的事情。为什么这样讲?学术为天下公器,这是众所周知的道理。而且,新结构经济学的创立和拓展,对繁荣经济学学科有益,尽管不敢妄言益处多大。当然,这里面有没有不正当的私利存在,我是旁观者迷,没有发言权。第三点,新结构经济学是正常的重大学术活动,无论是捧杀,还是棒杀,都会一直存在。但是,主要还是研究本身的有效进展,其余都是其次。也就是说,新结构经济学本质上属于学术创新类高端智力活动,最根本还是,脚踏实地,吃苦耐劳,老老实实研究,扎扎实实攻关。至于炒作,既不可能有什么作用,也实在没有这个必要,更是一件极其无聊的事情。

    最后,需要强调并加以说明的是,一方面,关于林毅夫学术批评,我作为一位著名的批评者,基本观点不会变,会坚持写下去;另一方面,我会坚守独立立场,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为新结构经济学的完善营造一个好的舆论环境。当然,为公正起见,我把《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学术腐败登峰造极》一文转载在这里,供各路方家评判:中国的学术腐败,在国内早已不陌生,甚至在国外恶名远播。学术腐败正在毁掉中国学界的声誉,学术腐败让中国学界恶名远播,比如前几年《晶体杂志》一下子取消了井冈山大学70篇造假文章……但是,还是没有想到会出现一种更加登峰造极的学术腐败形式——权学交易,这要引起学界的注意,在中国反腐的大形势下,整治学术腐败已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且不说国内一些高校和科研机构中,论文代写、造假、抄袭层出不穷,而且在国外发表的论文也出现越来越多的腐败现象。近日,福建师范大学讲师林贤祖将矛头对准论文发表乱象,刊文《学术界每年向国外“进贡”数十亿论文版面费,惊心触目!》,引发学界热议。根据林贤祖介绍,一些国内学术期刊会对发表论文收取几千元到几万元人民币不等的版面费,由于国人和国内学术评价体系对国外论文十分青睐,许多人通过科研经费报销向国外期刊缴纳巨额版面费,使自己一文不值的论文变成印刷品,林贤祖估计每年学术界向国外出版商“进贡”的论文版面费总计有数十亿之多。学术腐败,主要是指利用学术权力谋取不正当的利益。除了上述学术腐败现象,学术腐败是在一种相当宽泛的意义上就学术文化界和高等教育界存在的学风问题与学术弊端而言的,利用学术资源谋取非正当利益或者利用不正当资源谋取学术利益,方式可谓花样百出,其中最重要的一种就是权学交易。当前,北京大学成立的所谓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正是一种隐蔽的权学交易——利用特殊的学术影响力和权力,在国内外组织一帮学术吹鼓手,带领一帮自己培养出的北大学子,对一个尚不成熟、毫无用处的新结构经济学进行吹捧,纯属沽名钓誉之举,这种权学交易的学术腐败方式可谓登峰造极,对中国学术的发展危害甚大,希望各位学人能对此种现象引起重视!呼吁媒体对这种新的学术腐败方式进行监督!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