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张维迎.林毅夫和马克思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667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天下有大道,而大道有三个侧面:其一,是恒道;其二,是变道;其三,是异道。顾名思义,恒即永恒不变,即便时空如何变动;变即随着时空的转换而不断调整;异即兼具恒与变的反面状态。如果从市场经济的角度而论,其道也不过如此。在中国目下,市场经济恒道的代表人物是张维迎教授,市场经济变道的代表人物是林毅夫教授,而市场经济异道的代表人物自然是集政治家哲学家和经济学家于一身的千年思想家德国人马克思。

    为什么这样讲,且听我下面的粗浅分析:

    首先,我们大家都知道,张维迎教授是彻底的市场经济论者,因为他对市场经济有坚定的信念和执著的追求,并一再声称要彻底埋葬凯恩斯主义。为了市场经济在中国能够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他的表现完全可以用“不遗余力”四个字来描述。在张维迎教授眼里,即便斗转星移,海枯石烂,市场经济几乎乃永恒之物,并具有自利利他自强强他的本质,而自己的天职就是捍卫市场经济。而且,只有建立了真正的市场经济,一来可以国泰民安,二来可以民富国强。当然,张维迎教授并不孤独,因为卓炯先生的主张完全可以作为呼应。在卓炯先生看来,商品生产存在的原因是由社会分工决定的,只要存在社会分工,就存在商品生产。按此推论,在共产主义社会不可能取消社会分工,那么商品生产也必然存在。更进一步讲,张维迎教授希望中国接受普世价值,而中国的市场经济要立足,乃至兴旺,离不开民主法治。

    其次,林毅夫教授认为,由于各国资源禀赋的不同,能够发挥比较优势的技术和产业的选择也不同。而且,在政府和市场关系问题上也应该有自己的探索,不能照抄照搬西方发达国家。在林毅夫教授的思想意识里,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也就是说,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有自己独特的发展阶段.资源禀赋和历史传统,要进行市场经济的实践,必须随着时空的转换有自己的调整。这个思想主张,林毅夫教授所在的北大似乎有传统,譬如陈岱孙先生曾经这样认为:西方经济学无论如何,是植根于西方国家社会经济的产物。中国的实际在种种方面和西方实际大不相同。在借鉴、利用西方经济学一些理论分析解决中国今日面临的经济问题时,我们不但要排除其在本国实践上已证明为谬误者,即使在其本土已证明有成功经验者,我们也得详察其是否适合中国的国情。而更进一步的探讨,还有薛暮桥先生,他这样讲:对社会主义经济发展规律的正确认识,不会从天上掉到人的头脑中来,也不能靠天才或者先知的特殊头脑制造出来。我们只有在社会主义建设的过程中,通过对社会经济情况的系统周密的调查和研究,总结亿万人民群众的实践经验,把感性知识上升到理性知识,也就是提高到理论,才能从中揭示出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固有的规律性。我们对客观规律的认识不可能一次完成,必须把我们的认识(路线.方针.政策.计划)再拿到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去检验,看它是否能达到预期的目的,才能知道我们的认识是否正确,是否符合客观实际。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是我们认识客观规律的必经过程。而且,历史是不断发展的,即使是我们已经认识了的客观事物,过了几十年,由于事物本身发展了,认识也会落后于存在,需要根据新的情况不断进行补充。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远远没有完成,我们不能等待社会主义建设完结以后再来认识它的发展规律,而只能在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使我们的认识随着历史的发展不断前进,从知之甚少到知之较多,逐步完善起来。早期的林毅夫教授彻底融合了比较优势论.资源禀赋论和后发优势论来比较分析改革开放前后三十年的中国经济,可谓逻辑缜密,如鱼得水。可是,后期的林毅夫教授在新结构经济学中提到,无论是企业挖掘比较优势,还是实现产业升级,政府都可以发挥因势利导的作用。从这一点而言,我认为他比凯恩斯还凯恩斯,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是我屡次写文章批评林毅夫教授的原因。不过,林毅夫教授一直主张中国应该有自己的探索,即在结合国情和学习借鉴西方的基础上走自己的路。对此,我暂时并无不同意见。

    最后,马克思旗帜鲜明地指出,市场经济有劣根性,不但出现经济危机和两极分化,而且造就了阻碍生产力发展的资产阶级剥削压迫无产阶级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并预言无产阶级最终会成为资产阶级的掘墓人,从而资本主义的丧钟敲响,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取消私有制体现公平正义的社会主义诞生。在马克思逝世一百多年后,拉詹认为,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既没有把社会产出的蛋糕做大,也没有把缩水后的蛋糕公平分配,必然会走向失败。可以说,以马克思和恩格斯为代表的社会主义者找到了正确的问题,却给出了错误的答案。而正确的答案不是集中经济权力,而是更广泛地分散它,实现这个理想的一个办法就是扩大融资渠道。大家都有所了解,之所以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没有被早期的市场经济所毁灭,无论如何也离不开后来的宏观管理和福利制度。而此时的市场经济已经不是彼时的市场经济,或许这个前进有马克思的间接影响。

    总之,在我看来,中国的市场经济实践才刚刚开始,可以说小有成绩。不过,后面的路还很长,而且会不乏艰难曲折。所以,我希望中国的决策层从开放包容的立场出发,既要注意市场经济的恒道,也要注意市场经济的变道,更要注意市场经济的异道。也就是说,既不要排斥张维迎教授,也不要排斥林毅夫教授,更不要排斥马克思,而是兼收并蓄,创造自由宽松的环境,让他们在思想市场的正常竞争之中发挥各自独到的作用。如此一来,大道畅通,市场经济发达,中国崛起才会前程似锦大有希望!!!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