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逼自己不能只盯着收获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617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王德顺老人发微博称,网友问我:什么是被逼无奈?谁逼你?其实没有人逼我,是我自己逼我自己,我自己逼着我自己往前走,是我的精神逼着我的身体去完成我的追求,是我的理想和愿望要我有一个完美的体态,大家看到的是被逼无奈的结果一一个健康的身体。可以说,我苗实过去这不到二十年,也是自己逼自己,硬是把自己逼到了独立经济学家的道路上。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有甜蜜,也有痛苦。不同的是,前者得到了,后者失去了。这里面既有个人不懈追求的主动性,又有客观上难以克服的残酷性,更有有苦难言的被逼无奈。说一千道一万,人生就是一坛酒,以苦涩为主,略带香甜。而且,天天月月年年都会喝到。当然,有的人喝酒,适可而止,而有的人却喝得酩酊大醉。可以说,我苗实的前半生就是喝得酩酊大醉,过于耗费精神,希望自己的后半生能够做到适可而止,即便有精神,也要慢慢用,再不要在一时一地一事上操之过急了。南怀瑾先生指出,物質世界無一不是相。我們此心不跟著外面現象走,當下就清淨,清淨就寂滅,寂滅就是菩提。《楞嚴經》說,「狂心若歇,歇即菩提」……你說,我狂心歇了,一心只想修佛。這修佛的心還是狂心,狂得還更利害,一切心都是狂心。歇是大休息,一切放下,歇就是菩提。

           需要强调的是,在事业上自己逼自己,还是有很大风险的。譬如,我干经济学,一开始,老师反对,家长也反对,亲戚朋友不理解,各种议论不绝于耳,尤其是在自己放弃高中物理教师的铁饭碗,下了死决定以后,更是招来非议一片,遭受的无形社会压力就更大了。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把自己就逼得更紧更急了,一门心思想尽快做出成绩,以平息这场大的争论。结果,欲速则不达,三五年苦拼下来,中途就大病了一场。经过多半年的调养,才逐渐病愈。事后,老医生一再叮嘱,读书学习要注意劳逸结合,不能再做这种急火攻心,拿自己宝贵的生命,开玩笑的傻事,危险事了。一定要记住,慢牛拉车,长期坚持,才能出成绩。自那以后,我调整了学习研究的思路,重新平衡了身心,每天安排的工作量大大减小,尽量不给自己超负荷的担子,就这样又坚持了整整十年,一直到现在,真的有了属于自己的东西,成绩不大不小,已经摆在那里了。可以说,自己的成就感在近二十年的艰苦努力下,总算确立起来了。还有,就是2014年放弃研究院的职位,那时候,老师不同意,家里边也不同意,我还是违背了大家的意愿,果断给放弃了。毕竟,我自己已经四十不惑,有属于自己的事业,也相当有心要做好这份属于自己的难能可贵之事业。而且,从灵魂深处强烈感觉到,不能再耽搁了。在一定程度上讲,决定做独立经济学家,跟做好独立经济学家,之间还有很远的距离,尤其是在中国特有的这种政治经济格局下。况且,由于独立经济学家身份特殊,涉及敏感,不被理解,甚至遭受歧视和打压,都是常有的事。我觉得,林文而先生在《经济学界之怪现象》一文中说得很好,我们相信,在一个媒体与经济学人持续接触并且日益频繁的今天,每一个经济学者所发表的看法都的确是深思熟虑的,是“十年磨一剑”的精髓;其次,他们在发表观点之前,没有进行过某种不合适的交易—这种交易不是对其知识的首肯,而是在出卖社会对他们的尊敬和信任;第三,我们希望经济学人在谈问题的时候,是本着科学的精神,“兼容并包”的姿态以及“我不同意你所说的每一个字,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胸怀;第四,我们渴望经济学人淡化他们的焦虑感,多一分从容,多一分自信,多一分“累死书桌”或者“讲台”的勤恳。

           至于爱情,自己逼自己,在小有收获的同时,或许也有不小损失。实话实说,我虽然是爱情的失败者,但是,同样有所收获。起初,与那女孩一见钟情,相互就特别喜欢,初恋那种感觉,就像发了疯似的。可以说,这种甜蜜,挺享受的。不过,好景不长,又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就是确实不知什么原因,她居然同别人结婚了。当然,说是一场悲剧,也算是客观。初恋吗,这种感情,至于别人怎样,自己还是挺真的。后来,不多说了,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吧。说白了,爱情是双方情感交流的一个过程,说来就来,说去就去,几乎不可能认定究竟是谁是谁非谁对谁错。就算是夫妻一场,也总有分离的时候。老人们说了,夫妻本是同命鸟,大限到时各自飞。通过这件事,自己逐渐明白了一个大道理,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不是口头上说得那么简单,而真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得接受艰难岁月的无情历练才行。更进一步讲,随着时间推移,极有可能看到许多不同的本质,可谓不一而足,精彩纷呈。已经过去很久很久,这一小段所谓的爱情,确实已经淡如水了。有一句可能是古语吧,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也就是说,这句话对爱情绝对是相当负面的评价。不过,我本人不仅是这句话的坚定支持者,而且是真实践行者。岁月啊,有趣有味,值得去尝试,哪怕遭受挫折,也非常有意义。更进一步讲,我虽然在爱情的道路上失败过,但是不得不承认女人却有不同寻常之处,即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大多站着一个成功的女人。据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与夫人希拉里路过一加油站,恰巧遇见了曾是希拉里夫人的初恋,一个普通的加油小工。克林顿得意洋洋地说,“你若是不嫁给我,你就是个加油工的老婆”。希拉里看了一眼自已的初恋说,“我若是嫁给他,当总统的肯定是他,那会轮到你”!

           还是佛教微博讲得好,在佛菩萨面前,我们习惯于求福,却不知,福报不是求来的,是修来的。若不断除恶念恶行,再多祈求也无益。我们说信佛,其实是信因果。想要得福报,就要种福因;想要离苦祸,就得断诸恶。一切苦乐福祸,都取决于你自己。所以说,求佛,不如学佛。学佛的大慈悲,大智慧,这才是真正的福乐之因。学佛就是学习佛陀的智慧和慈悲,而不是烧香,拜佛,求保佑。真正学佛的人,应以闻思修为主。闻,即听闻佛法,包括研读佛典,听经说法等,由此可知晓佛法,得“闻慧”;思,即独立思考,对所闻法思索理解,由此得“思慧”;修,即修持禅定,依思慧而修行,由修行得“修慧”,以修慧断尽烦恼,证得道果。南怀瑾先生在《金刚经说什么》中讲,修道人有一分的成就,境界就有一分的不同,有两分的成就,就有两分的不同。换句话说,人修到了某一种境界,人生的境界就开朗到某一种程度。至于我们没有修道的人,有什么境界呢?……就是一切众生所有的苦恼境界。如古人诗中所讲的,“百年三万六千日,不在愁中即病中。”1902年,27岁的诗人里尔克应聘去给62岁的画家,雕塑大师罗丹当助理,在初出茅庐的诗人的猜想中,名满天下的罗丹一定过着十分浪漫,疯狂,与众不同的生活。然而,他看到的真实景象与想象中的大相径庭,罗丹竟是一个整天孤独地埋头于画室的老人。里尔克问他,“如何能够寻找到一个要素,足以表达自己的一切?”罗丹沉默片刻,然后极其严肃地说,“应当工作,只要工作。当然,还要有耐心。”吴晓波先生分析说,是什么让某些人变得与众不同?我觉得罗丹说出了真正的秘密,那就是,工作,和足够的耐心。我身边有着很多与众不同的杰出人物——至少在世俗的意义上是这样,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那就是全身心地投入于自己的工作中。在与众不同的背后,往往是一些不足与外人道的辛苦。他们简单地长跑,简单地做一件事情。他们做事,只为意义本身。所谓的成功,只是一个结果,它也许水到渠成,也许永无来日。与众不同的东西,往往在制造的过程中是枯燥的,重复的和需要耐心的。每一件与众不同的绝世好东西,其实都是以无比寂寞的勤奋为前提的,要么是血,要么是汗,要么是大把大把的曼妙青春好时光。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