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水良:九同曾水良谈民企为何“长不大”

关键词:[企业文化] 浏览:2206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导读:前些天,九同辅导的其中一家创办于1993年,有4位老板温州机械企业,经过五年的发展,到1998年时年销售额从创业初期的200万元上升到5000万元,但是,在接下来的10年中,年销售额却一直徘徊在5000万元左右,2008年销售额仅为4200万元。老板们不约而同,问到我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这几年总是做不大?”


    这问题已有上百个老板曾经提起过,我的回答是唯一的:在于企业主老板文化底蕴的局限性,文化含量有多大,企业也就只能够做到多大,温州甚或整个中国企业大都如此!

    自1980年以来,中国私营经济产值以每年71%的速度增长,据有关统计:小型中国民营企业平均寿命仅为三年,大中型民营企业平均寿命为七年。 而自1980年以来,中国私营经济产值以每年71%的速度增长,民营企业的就业人数每年以41%的速度增长。 

    然而,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似乎并不理想,其中一个最显著特点是寿命短。一般民企真正发展的黄金时期也就在2-4年,之后要么倒闭、要么长期停滞徘徊。如今,在中国的每一个城市里都有这样一种现象:一批一批的民营企业注册成立,放鞭炮庆祝开张,同时,另外一批又一批民营企业宣布倒闭,人去楼空。 

    据有关资料统计:小型中国民营企业平均寿命仅为三年,大中型民营企业平均寿命为七年。 九同曾水良认为,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规律可用一句话来形容:寿命短、长不大。 

    大部分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轨迹都是这样:创业初期,企业领导人与亲戚、同学和朋友携手共建,凭着自己敏锐的市场触觉和百折不挠的精神,破除重重困难,通过最原始的创业手段,凭着一股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精神把企业创办起来。

    但是,随着公司的业务量扩大、组织机构扩充、公司人员增加、资金流量增大,企业的各种问题也随之出现。比如,内部管理混乱、家族成员对正规化管理进行抵触、企业内部派系形成、信息传递失真、组织涣散、市场滑坡、产品质量下降。于是,经过几次剧烈阵痛,企业濒临倒闭或是申请破产。 中国企业固然存在着一个体制上的原因,更深层次面临体制变革机制转型之后一个文化转换、观念更新、模式调整的核心问题:

     

    一、心浮气躁急功近利:

      我国在实行市场经济初期客观上存在着市场不成熟的问题,许多配套政策不到位,国企还没有放开并进行现代企业制度的改制。这其中必有一些市场空白,许多民营企业主抓住了这个机遇,使企业的财力实现了扩张,有些企业积累了相当雄厚的资金实力,但这对于还未深入了解管理企业的理论方法,建立科学的企业发展机制的民营企业主来说,由此衍生而来的只能是心浮气躁,对企业的生存发展形成误导,错误地以为企业有了他便无所不能,没了他便一事无成。

      其实从某种角度上讲,民营企业主发迹大多是抓住两个好产品,瞄准一个市场空档,然后押宝市场促销一举成功。这种偶然性的成功渐渐成为一种思维定式,在决策时带有极强的赌博性。一个产品赌赢了,其他所有产品都如法炮制。它们并没有意识到,企业的发展首先要有一个扎实稳定的基础,然后创造一个逐渐发展的趋势,并保持这种可持续发展的能力。由于缺乏远见的理性思维,一夜暴富的投机心态在民营企业主经营中最容易滋生,想把自己的企业做成一个百年老店的企业家还太少,能把自己产品做成世界名牌的更少,更多的则是昙花一现。

     

    二、思想不端缺乏商道:

      在我国民营企业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存在着经营作风不端正的问题。他们不是依靠诚实的劳动和合法的手段来积累财富,而是采取投机行为,甚至是非法手段来牟取利益。在他们当中,抢注他人商标者有之;假冒别人产品、瞒天过海、以次充好者有之;坑蒙拐骗、赖账不还者有之。其手段多种多样,无所不用其极。不规范经营,不遵从市场竞争规律,甚至违反国家法令谋取不正当的利益一些民营企业家天马行空的特色,往往具有很大危险性。

      许多民营企业存在着不正当竞争、侵犯消费者权益、偷税漏税、违规经营等违法违规经营现象,以及逃债、赖债、甩债等不守信用的现象。九同曾水良认为,市场经济是法制经济,一切经营者都必须以不触犯国家法律为根本前提,再聪明的经营者都不能有企图钻法律法规的空子来获得市场利润的念头。因此,守法经营、规范经营是企业发展的根本之路,也是企业家成熟的标志。“小胜在智,大胜在德”,“无道者不可成大事也”。

      

    三、投机取巧唯利是图:

      民营企业靠机制和政策上的漏洞很容易地就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从而导致民营企业主在如何发展企业的问题上不是考虑改善产品、结构和机制,而是热衷于寻找捷径,投机取巧,有的甚至不惜丧失企业信誉经营生产销售,另一方面又快速、盲目地投资,进行多元化经营和快速扩张,由于缺乏市场调研和科学论证,更没有一套系统的近期、远期规划,加之粗放和原始化的管理,家族化的指挥,造成企业无法实现良性发展,最终一蹶不振走向衰落,更有一些企业在顷刻之间遭到毁灭的命运。

      九同曾水良认为,“办企业不只是为股东谋利润,更须为社会、客户及员工创造价值,让企业每一位员工有目标、有发展来实现自我价值。”唯如此温龙才能可持续发展、良性健康成长。

    民营企业在整体上还没有形成真正摆脱世俗化文化的主流文化倾向,诸如缺乏实业精神,投机性,无序性,唯眼前利益是图等等这些错误制约了企业家的理性决策。

      

    四、创业动机狭隘:

      事实上,可以说几乎所有的民营企业在创业之初都是以名利作为企业第一目标的,这一点在原生态民企中就更为突出。但当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企业需要整合很多内外部资源时,企业主的先天性素质就直接影响到企业的发展方向了。

     九同曾水良认为,企业主如果没有以社会为责任的目标,就不会整合到丰富的社会资源;如果没有以客户为责任的目标,就不会与客户持续共赢发展;如果没有以员工为责任目标,就不会带来人力资源乃至企业整体的提升。所以,民营企业的失败绝不是因为过程中的种种不可预见因素所导致,而是在企业初创时就已经埋下了失败的基因。失败成了一种宿命,成了无可逃避的规律。

      

    五、创新求变意识淡薄: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完善和知识经济渐渐成为促进经济发展的主流,民营企业在适应高度市场化和网络、信息为代表的知识经济催化的产业革命方面,显得无能为力或手足无措,从适应全球经济发展的新潮流这个层面上考虑,民营企业在新一轮的市场竞争格局中保持可持续发展,在多元化的市场主体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其面临的挑战将是十分严峻的。民营企业主的创业机制决定了其管理者便是经营者,这种所有权和经营权合二为一的企业结构特征,在企业规模小的时候,便于控制和提高效率,但当企业规模壮大后,其管理者便很难超越自我和约束自我,致使企业无法保持旺盛的生命力乃至走向死亡。

    民营企业在原始资本积累相当丰厚由此步入家族化的过程中,仍然实行一元化的投资结构,表现出同国有企业投资结构完全相似的特征,因此许多上了规模的民营企业,在很多方面同国营企业毫无二致,这在很大程度上扼杀了自身的活力,为自身的体制创新带来巨大障碍。

    民营企业在步入新世纪,面对崭新的市场竞争格局时,由于众多管理者的素质尚不足以充分把握经济全球化对企业生存和发展的深远意义,市场的预测和运作能力低下,管理方式和经营体系仍相对落后,且随着中国民营企业的壮大,中国市场经济秩序的不断完善,中国过快发展起来的民营企业,也需要对其草根文化的普世价值观的与现代企业家精神转变的融合。总之,九同曾水良认为,无论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人还是一个企业,最重要的是对自己过去的错误进行一种深刻的反省,有一种悔过意识,并进而产生一种强烈的自我变变愿望。民营企业变革实际上是一种文化变革,是一种深层次价值观念及基本理念的革命。民企创新求变实际上是从传统的农业取向型文化向现代工业及信息社会文化转型的时期新常态的融合。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