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靖笙,张靖笙讲师,张靖笙联系方式,张靖笙培训师-【中华讲师网】
张靖笙 2019年度中国50强讲师
数字化转型、大数据、工业4.0、人工智能、智能制造、区块链
194
鲜花排名
99
鲜花数量
扫一扫加我微信
张靖笙:数据如果不能成为要素,很快就会要命
2020-10-12 1502

       对每一个企业组织而言,资产是一种经济资源,资产通常被认为可以变现为价值的财产。数据很有用,数据很有价值,这点今天应该也无人否认了,可是当大多数中国组织将数据当做资产来变现的时候,如何衡量数据的价值,如何发挥数据的价值,还是遇到这样那样的困惑、障碍和问题。

       搞信息技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而搞数据工作更是脏活、累活、精力透支活,做技术活苦点累点本无可厚非,可大量的数据工作却成效不显,数据工作者吃苦受累之时还常受气,我分析数据工作者这种吃力不太好的状况归根到底还是企业对于数据管理工作的必要性没有得到重视甚至正视,最近我写过一篇文章《数据要管理了才是自己的》,话说得有些直白,但的确是我多年亲身历练总结出来的肺腑之言。

      今年(2020)已经注定载入史册,大半年过去了,新冠疫情还不知道何时才谢幕,新的国际舞台已经风起云涌,恰如主席五十年前的断言,现在是天下大乱形势大好,中国在全球危机中一枝独秀,在重重巨大风险和挑战中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上高歌猛进的伟大复兴之路,这个十月也必然在这种披荆斩棘中成为重要的历史节点。

       可能很多人认为新冠疫情的爆发是冥冥中的天意,可我认为这个天意有客观必然性,大自然的能量是守恒的,从生态平衡的角度,人类对物质财富的过度贪婪造成了大自然的失衡,新冠疫情是自然界对人类社会在物质世界的活动一次暂停键,警告人类还是如此无节制地消耗地球已经让大自然受不了,人类社会物质生产力发展太快,能量守恒背后的客观规律一定会让人类社会活动以某种形式停顿一下,以一种人类不愿接受的方式调整过来。

      正如习总书记在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全球服务贸易峰会上的致辞指出的:“这次疫情全球大流行期间,远程医疗、在线教育、共享平台、协同办公、跨境电商等服务广泛应用,对促进各国经济稳定、推动国际抗疫合作发挥了重要作用。”

      新冠疫情吹响了彻底数字化转型的集结号,不管我们对于这个物质世界有多么的不舍和留恋,这次疫情倒逼人类把更多的工作搬到数字世界来完成,人类生产和生活都必须尽可能更多地依赖数字科技来满足各种需求,因此数据的价值就和满足这些需求有关。

       任何一个行业和领域都会产生有价值的数据,而对这些数据的统计、分析、挖掘和人工智能则会创造出意想不到的价值和财富。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孕育兴起,带动了数字技术强势崛起,促进了产业深度融合,我们已经全面步入了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在经济活动中的作用变得越来越重要,它不仅能够帮助人们更好地组织和规划生产经营,更能有效地进行判断和预测,所有这些,都能够为社会创造出巨大的清洁财富。

        数据是典型的时效品,老数据不如新数据值钱,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前者越来越没有价值。就此而言,大数据与其说是“大”的数据,不如说是实时在线的“活”的数据,只有满足需求的新数据能源源不断获得,才能避免数据的静态化和僵尸化,才能实现数据价值。

       十九大四中全会的重大决定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提出数据是生产要素,2020年4月9日,中央第一份关于要素市场化配置的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简称“《意见》”)正式发布。《意见》指出了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五个要素领域改革的方向,明确了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的具体措施。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成为了《意见》中备受关注的内容。

       刘鹤副总理指出:“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反映了随着经济活动数字化转型加快,数据对提高生产效率的乘数作用凸现,成为最具时代特征新生产要素的重要变化。”

      关于数据要素对数字经济的生产力促进作用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加以分析。

      一方面,有价值的数据资源是生产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催生和推动众多数字经济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发展的基础,从中数据要素发挥的作用不仅仅是一种生产资源,还是形成新生产关系的载体,数据要素成为生产力中最活跃的要素,使得数字经济生产力的发展倒逼生产关系的改变从而形成第四次工业革命。

     另一方面,数据区别于以往生产要素的突出特点是对其他要素资源的乘数作用,可以放大劳动力、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在社会各行业价值链流转中产生的价值。善用数据生产要素,解放和发展数字化生产力,有助于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实现高质量发展。

     今天对于任何一个企业组织来说,都必须把自己放在一个高度互联网化的市场合作和数字经济生态体系中来看待,基于数据要素的社会化生产协作和协同创新已经逐步成为每一个企业都要共同面对的转型要求,而基于数据要素的社会化生产协作将广泛存在于员工之间、员工和客户以及与合作伙伴之间,这样的社会化的生产关系,需要通过对数据的信任保证生产协作流程的高稳定性。因此,可信的数据资源以及生产者对这些数据的信任是转化数据要素潜能为智能的钥匙。

      宏观层面的数据要素归根到底还是来自每个微观组织和个人的日常生产、经营、生活、学习等人类活动,而可信数据要素的形成离不开每个组织对数据的有效管理,数据管理是让数据资源自主可控的必要工作,以此话题来遍观当今中国各企事业组织之数据资源和数据管理工作现状,从专业的角度可以说非常惨不忍睹。

     除了国家各部委、互联网、银行金融、电力能源等少数头部企业组织有强烈的数据资源自主可控意识并采取了行动,国内当前大多数组织,甚至不少政府各局委办单位领导都还没有意识到“数据是自己的”之重要性,对自主可控也还缺乏强烈意愿。

     数字化转型依托于数据要素,各企事业单位没有管理数据就没有自己可以二次利用的数据资源,各项生产力要素如果没有合适的管理也不可能形成生产力,数据要素也一样,没有有效的数据管理也就无法成为创造价值的资产和资本。

     由于每个组织需要的数据都是独特的,同样的数据对不同的主体体现的价值不同,所以很难用货币价值来衡量数据的价值,不过使用货币价值去衡量数据价值的方法对于每个组织又是非常有用,会影响组织对数据的决策,并且成为促成对数据进行管理的商业动机和经济基础。

    根据国际数据管理协会(DAMA)在数据管理知识体系(DMBOK)中给出的参考意见,数据价值可以从两个方面来估算:

    一方面是低质量数据造成的损耗损失和解决相关质量问题所造成的各种费用成本,例如:

(1) 影响业务连续性,导致生产中断、废弃和返工造成的损失;

(2) 临时措施和矫正流程;

(3) 组织的低效活动或者生产率低下;

(4) 组织的矛盾和冲突;

(5) 员工士气和工作满意度的低迷;

(6) 客户不满意;

(7) 机会成本,包括创新乏力而失去的机会;

(8) 执行成本和罚金;

(9) 声誉损失和公关成本;

(10) 其他可能的损失。

另外一方面是高质量的数据带来的相关收益,例如:

(1)客户体验的提升,吸引更多新客源;

(2)高效的生产力;

(3) 减少的风险;

(4) 抓住创新机会并且提升了创新能力;

(5) 提升对客户、产品、流程等方面的洞察力而获取的竞争优势;

(6)  从显著的数据管理能力中获得的竞争优势;

(7)  支撑数字化产品和服务中带来的增值;

(8)  拥有相关大数据资源在资本市场中给组织带来的股票溢价;

(9)  其他潜在的新商业机会。

    这次疫情毫无疑问会让数据成为组织前途命运的分水岭,今天数字科技如此发达,让企业拥有大数据资源没有太高的技术门槛,而对数据的利用能力却取决于组织的机制和文化,如前所述,大量的企业组织在数据管理方面的能力存在重大的短板与弱项,不善于管理数据只能承受低质量数据给组织造成的各种损耗损失,这样的数据不但不是生产力的要素,反而是生产力发展的桎梏。

    更为严重的是,随着数字化技术在组织业务活动中的渗透,数据管理工作已经事关到组织的业务连续性和安全稳定的底线问题,国内外曾经出现过由于数据被恶意破坏造成的灾难性影响,数据如果不能有效管理并成为造福组织的生产要素,有可能会变成灾难性打击的要命原因。

      所以,数据如果不能成为要素,很快就会要了组织的命!

(2020年10月12日初稿,如需引用,请注明出处)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2008-2021 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625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509号 杭州讲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讲师网 www.jiangshi.org 直接对接10000多名优秀讲师-省时省力省钱
讲师网常年法律顾问:浙江麦迪律师事务所 梁俊景律师 李小平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