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凡奎网站_孟凡奎博客

孟凡奎 认证讲师
人力资源管理专家
http://mengfankui.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孟凡奎:授权如何防止职场奸臣乘虚而入

关键词:[职业素养] 浏览:1357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无论是跨国企业还是本土企业,我们总能碰到一些职场"奸臣"。但与童话故事中最终恶有恶报的结局不同,现实中的职场"奸臣"却往往是得胜的一方,而且混得还相当不错。

            一位被人称呼为"某总"的公司副总裁就是这么个职场坏人。他几乎具备了历史上那些奸臣所有的禀性:对上拍马逢迎,对别的同事或下级,采取的不是拉拢就是拼命排挤。尽管这位某总在工作能力上得到大家的"正面评价"至多是"口才好,很会作秀",但那么多年来,凭着他国营单位出身的"阶级斗争"背景——事实上他从不提这个背景,他总是把在合资公司工作的经历说成是世界500强企业的——他依然稳稳地坐好了副总裁的位置,而且"帮派"成员还愈来愈多。

            这位"某总"所在的公司,与大多数内资企业一样,老板也属于从战略到针头线脑什么都要管的人。如果是按真正的权力来说,"王总"远不如同是奸臣的魏忠贤或是和珅。尽管理论上,副总裁的职责也要监管诸如行政部之类不痛不痒的部门,但就算是这些不痛不痒的部门,也大多习惯了向老板直接汇报,而且绝大多数的报告,也是要老板签字才会生效。

            这种组织架构混乱,汇报关系混乱的事情在内企是很普遍的现象。中国市场经济创建的时间只有短短十几年,而作为市场经济的基本元素——自由企业——的管理制度,也才刚刚过了胚胎期。我从跨国企业到内企工作,也看到不少跨国企业制度的"狂热分子"拼命地向内企灌输系统观念,制度观念。做法上,他们并没有做,但在实际效果中,过快的变革,效果却往往适得其反。因为他们忘记了系统和制度的首要前提是受过严格职业训练的经理人(甚至也包括内企通常由老板亲自担任的总裁)和员工,而这正是内企最匮乏的资源。

            训练具有职业素养的员工和经理人都是需要成本的,如果企业还不足够大,这种训练成本就会过于高昂。企业的老板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们有颇具"中国智慧"的解决办法,那就是像诸葛亮一样事必躬亲,把自己的价值观和处世之道尽可能地传递到每个管理阶层。为了传递的便利,他们也往往会越过副总裁、总监甚至是经理层。因为在大多数老板的概念中,职位只是个符号,归根结底他们都是自己的员工。另外一种方法,便是把大大小小的签字权都集中在自己手中。哪怕是营销天才的宗庆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连公司的扫帚都要亲自签字,在一次央视对话节目中他说道,"不签字怎么算个老板呢?"

            一揽子到底的管理风格,它会造成员工,尤其是管理层员工对权力的失落感。而权力欲却是人天生的,尤其身在职场,权力几乎就是一个人的成就感。好在职场除了行政权力之外,还有另外一种"权力"的存在,那就是潜在组织的领导权。它使用的并非是直接的行政力量,而是影响力。影响力的造成,可以是"互惠",也可以是"统一阵线"或是"职场权威"。它的另外一个说法就是职场"帮派"。

            "某总"尽管手中并无实权,但他却是这个公司整个灰色组织的大头目。他在这个组织上所花费的精力远超过正常的工作,并且显示出了杰出的影响力才能。首先是他影响到了人力资源部门,尽管每个人的招聘还是都需要老板点头,但他把握了前面的一关,并且让每个人都知道了之所以能进来,都是他举荐有功。招聘本身就是一个职场的暗喻,它意味着谁招聘就是谁的人。通过人员进出的新陈代谢,"王总"逐步提高了在整个公司的影响力。对于原先的老员工,只要是老板身边的人,他采取的策略就是拉拢,这和历史上所有的奸臣都要拉拢皇帝身边的太监的实质是一样的。"帮派"对于提高执行力也的确是有好处的,但仅限于这个灰色组织的内部,对于别的异己分子,就是排挤和抗拒的斗争了。"王总"总能在这种不断壮大帮派的过程中获得职场斗争的快感,这也是另一种权力欲得到满足的体现。这种满足甚至会越来越增强他斗争的正义感。

            换个角度,老板是否需要这样的"奸臣"呢?对这样的职场帮派,哪怕初期是阴暗的,但老板也总能觉察出他们的存在。问题在于,老板也有自己的权衡,尽管奸臣会把一些人才排挤出局,但他们总能团结到更多的人。中国的历史早就教会了老板们"御下之术"。你不是奸臣吗?我就再培养些和你作对的忠臣。老板总是陶醉在那种冷眼旁观职场斗争的游戏里,就像猫看着两只自己打斗的老鼠。

            但为什么"忠臣"总是斗不过"奸臣"呢?那是因为忠臣们总是鄙视奸臣们的那些做法,总觉得暗地使坏、打小报告、背后拆台不是君子所为。他们还总妄想通过忠于职守来息事宁人。但他们这样的心平气和哪里抵得过充满着战斗感的"某总"们呢?奸臣早已尝到斗争的甜头,几乎把这种甜头当作了一种快感,在一次次地蹂躏对手,一次次地排挤异己分子的过程中,他们已经把"杀死"对手当作了一种职场最大的成就。

            但是老板们恰恰忘记了这些斗争花的是自己的成本,他不仅要为他们的薪水买单,为他们密谋干死另一方的帮派聚会的酒水买单,更要为公司里的沟通成本买单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