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网站_周其仁博客

周其仁 著名讲师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
http://zhouqire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周其仁:中华讲师网-周其仁:基尼系数重要吗?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1668 发布日期:2016-08-12 网页收藏

  •  不少人会以为,听到一个基尼系数,我们就知道了收入分配的一种实际状况。事情仿佛和天气预报差不多,听到最高最低温度多少,我们立刻就知道了气候的冷暖。怎样评价人们如此信赖作为一个量化指标的基尼系数呢?这么说吧,倘若基尼先生地下有知,我以为他也可能会为此感到诚惶诚恐的。

      是的,意大利统计学家和社会学家基尼(Corrado Gini)在1912年提出关于收入分配不平均的一种衡量办法——基尼系数(Gini Ratio),原本不过出于对先前已有衡量办法的不满意。后来,他“由于基尼系数而在经济学家中颇富盛名”(见新帕尔格拉夫经济学大词典“基尼”词条)。再后来,人们提到基尼,必定与这个著名的系数相连——天可怜见的,这位“极其多产的学者和思想家”、甚至“20世纪名副其实的文艺复兴式人物”(毕生发表70本著作和700篇论文!),传世的成果似乎仅一个“基尼系数”而已。

      “基尼系数”说浅很浅,说深很深。无论深浅,它都是一种算法,要解决的问题也集中于一点,那就是怎样度量分配——不单单是收入分配——的不平均程度。算法是一种技术,本身没有内容,更不包含任何对人的行为的因果关系的定律、假设或推测。Gini教授博得大名的原因是与其他算法相比,他发明的基尼系数被认为更简单、更明了和更准确。

      不需要说,算法的精妙与运用算法得到的结果是两回事。“三角形的面积等于底乘高除以2”也是一种算法,也不失精妙,但我们知道,用了这个算法并不一定能够准确算出任何三角形的面积——要是观察有误,用正确的算法也可能算出错误的结果。基尼本人以算法青史留名,至于他那个时代意大利的收入分配状况到底如何,没有谁知道——那是另外一回事。这就是说,作为算法的基尼系数本身是没有内容的。

      人们讨论收入分配问题时引用的“基尼系数”,当然都是有内容的——比如美国1990年代的基尼系数,中国改革开放前后、特别是最近十年的基尼系数,拉美不同国家在不同年份的基尼系数等等。这些具体的、有内容的基尼系数,是由不同的机构或研究者个人,基于不同途径采集得到的数据,再运用基尼提供的那套算法算出来的。有内容的基尼系数当然可取,否则我们永远只能讨论方法问题而不能运用方法深入讨论实体问题。可是遗憾得很,作为有内容的基尼系数,误差与生俱来!

      这本来不足为奇。收入调查涉及隐私,要取得真实数据在任何国家都会遇到困难。搞收入普查吗?耗资巨大令人咋舌,搞不起就是了。选样本户吧,受制于现实的调查条件,“代表性”问题并不容易处理——讲过的,当今引起社会不满的大贪官户,被算到“超高收入家庭”的可能性等于零。何况我们还想坚持费雪的收入理念,即使当期货币收入的数据真实可靠,也没有反映获得收入的代价和风险,更不能反映财产——收入之源——的状况。

      这样看,“基尼系数达0.4”与“气温达40度”,绝对不可相提并论。所以很羡慕一些朋友,可以把这两种“数据”同等看待而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前一段不少报道涉及收入分配政策的调整——问题重要,本专栏以后会选一些加以讨论——可是为什么要把“我国基尼系数已达0.46”作为全部立论的出发点呢?这个系数是怎样测得的,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引者真的清楚吗?与公众关心的收入分配问题,又是什么关系?莫非测得的基尼系数不到0.46,我国收入分配问题就不严重、分配政策就无须调整?反过来,调整了分配政策以后,基尼系数是不是就一定会降下来?倘若降不下来,非大动干戈不可、还是王顾左右而言他?

      问题不在数据本身。当然知道目前流行的“我国基尼系数达0.46”,最原始的出处就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收入分配课题组。这个课题组先后由赵人伟教授和李实教授领导,利用国家统计局城乡家计调查的资料,坚持研究我国收入分配问题17年。其中,还在1988、1995和2002年三次组织样本户入户调查,分别估得这三年全国的基尼系数为0.38、0.45和0.46。

      向来尊重赵、李两位教授。在他们认为重要的课题上坚持调查研究17年,怎样看也是我国社会科学研究的一个纪录。正因为尊重,所以对他们讲的话听得格外认真。最近一次小型研讨,两位指出,“如何才能达到‘准确的测量’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他们强调收入测度的误差不易对付。是的,凭借迄今为止测得的最好结果——从1995年到2002年七年之间,全国基尼系数仅增0.01——当下舆论认为我国收入分配问题严重的“感觉”,莫非真的就是空穴来风?还是说,收入分配问题相当严重,但没有完全反映到收入差距的测度之中?

      因为行家都知道收入测度的困难和误差,所以不少研究试图对基尼系数加以调整。比如世界银行的专家曾按城乡不同的生活费指数,对基尼系数加以调整。其含义是:生活费是负收入,因此城乡不同的生活费一定影响城乡实际收入的基尼系数。果然,对生活费用差异加以调整后,2001年全国的基尼系数从原来估计的0.447降为不到0.4。

      我自己更感兴趣的是李实本人主持的另一种调整。那是考虑到,“暗收入”——主要是指“居民享受的各种实物性补贴和社会保障项目的货币价值”——在城乡居民之间的差异非常大。他们对2002年城乡居民的“暗收入”进行了估计,并据此重新估算了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和全国的基尼系数。结果,调整后的基尼系数上升了!不过,要是用同样的方法调整了2002年以前的历史数据,我国基尼系数的变化趋势究竟是怎样的呢?

      要承认,无论用哪一种调整方法,离开准确反映我国的“收入状况”都还有不小的余地。别的不提,单是比“暗收入”还要隐蔽的“黑收入”,究竟如何调查和得出量化的估计,非常头痛就是了。

      现在可以解释本文的题目。说“基尼系数不重要”,并不是说认真测度我国基尼系数的科学研究工作不重要。没有这个意思。调查重要,测度重要,研究更重要。但是给定当下能够得到最好的测度结果,我不认为有理由把基尼系数放在收入分配问题的中心。在继续期待有关专家得出更好的反映实际收入状况的测度结果的同时,不妨寻找其他显示收入分配问题的观察线索,并直面收入分配方面最严重的问题。

      这就是说,要是人们觉得酷暑难忍,就不必拘泥温度计所能指示的温度,而直接寻求降温之道。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