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运广:“读名著,说家教”系列之三     红楼贾氏兴衰,缘于家教家风

关键词:[亲子教育] 浏览:285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读名著,说家教”系列之三  

     红楼贾氏兴衰,缘于家教家风

        三、榜样负面居多

        实事求是地说,贾府里也有好的榜样,但是影响力不大。

        贾母是有权威的,而且作为一个上层家庭的老太太,确实是德高望重的。比如她的惜老怜贫,并不是虚假的,“可怜见的”是她的常用词,而对刘姥姥的态度也是很好的例证。然而,她是身教尚可然言传不足,有时也比较随意。清虚观里王熙凤打骂小道士,且众婆娘媳妇都喝声叫:“拿,拿!打,打!”贾母对小道士的安慰等等也是令人尊敬的,但她对上述诸人的行为并没有提出批评。

         贾政对自身的要求是严格的,然而,由于才能有限,且忙于公干,对家里的事情很少过问。再加上长兄贾郝在家较多,侄子贾琏经管家务,东府里有贾珍当家,所以,他也是正不压邪,没有发挥正面的榜样作用。

        女士中,李纨是作为正面典型来写的,但因为她为人忠厚,不管他人瓦上之霜。她能把“三春”带好,管好儿子读书,已经是难得的了,不可能有更大的影响。

        总体而言,两府中的负面榜样是占上风的。

        一是荒淫且混乱

        我们先听听那个曾跟随宁国公出生入死的贾门的老功臣焦大的酒后真言:“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 ”

         宁荣两府的男人中,贾敬修行,贾政洁身,贾珠早亡,贾兰尚幼,只此四人没有好色的描写。其他人程度不等,都有荒淫表现,宝玉则是其中比较干净的了。在这方面,两个掌门人不仅自己淫乱,更起了“模范带头作用”。西府贾郝,儿媳王熙风说“老太太常说老爷:‘如今上了年纪,做什么左一个右一个的放在屋里。头宗耽误了人家的女孩儿,二则放着身子不保养,官儿也不好生做,成日和小老婆喝酒。’”其子贾琏“素昔见贾赦姬妾丫环最多,贾琏每怀不轨之心,只未敢下手”。但据贾蓉说:“连那边大老爷这么利害,琏二叔还和那小姨娘不干净呢。”东府贾珍,和儿媳秦氏、妻妹尤二姐关系都很暧昧。儿子贾蓉既和婶娘王熙凤打情骂俏,又“素日因同他姨娘有情,只因贾珍在内,不能畅意”。

         贾环因前期年龄还小,到后期逐渐成人,则“更加宿娼滥赌,无所不为”。

        二是强词夺理且用词肮脏

        贾氏作为世代豪门,且贾郝、贾政、贾珍都是高品官员,但他们讲话、用词常常是有失身份的,尤其是在对儿子讲话时往往是强词夺理的。

    贾政和宝玉说话,离不开“作孽的畜生”,“不肖的孽障”,“该死的奴才”之类词语。

        且看多人的表演:

        贾郝想要鸳鸯作妾,招致拒绝,色心不死,要贾琏把她的父亲金彩找来强逼。贾琏回道:“上次南京信来,金彩已经得了痰迷心窍,那边连棺材银子都赏了,不知如今是死是活。即便活着,人事不知,叫来无用。他老婆子又是个聋子。”贾赦听了,喝了一声,又骂:“混帐!没天理囚攮的,偏你这么知道!还不离了我这里!”

        从几件小事来看,“X攮的”在贾氏族人及下人中已经是常用词了。

        贾氏家塾里打架时,贾菌便骂:“好囚攮的们!这不都动了手了么!” ……跟宝玉的小厮李贵忙喝道:“偏这小狗攮知道,有这些蛆嚼!”

        而贾琏对那个拿着假宝玉来骗钱的人骂道: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众人在外头都说道:糊涂狗攮的……

        宁府中小小的一幕也可见贾珍的特色语言。府里庄地黑山村的乌进孝,是个庄头,且从贾珍问他“你还硬朗?”可见年纪已经不小。当他带领庄子上的人送年货来时,贾珍嫌东西少,当面说他:“今年你这老货又来打擂台来了”。而背后则是 “这个老砍头的,今儿才来!”

        贾家的女士们,语言还是比较中规中矩的。但一个管家婆和一个卑微的典型,还是有一定特色的:

        王熙凤在宁府中说要见秦钟,当着众人的面,对她的侄儿贾蓉啐道:“呸!扯臊!他是哪吒我也要见见。别放你娘的屁了!再不带来,打你顿好嘴巴子。”

        茉莉粉替去蔷薇硝事件中,赵姨娘在调唆贾环时说的一段话里,就用了这样一些词:撞丧、挺床、浪娼妇、下流没刚性、扭头暴筋、毛崽子,等等。由此,人品也可见一斑。

         三是打骂教子

         贾宝玉经常受到贾政的棍棒教育,那是“有目共睹”的了。

        贾家的打骂教子除了受传统思想和方法的影响以外,还有自家的特点,就是打得狠,但不一定“准”。宁荣二公是跟着开辟新朝代的皇帝打天下的武将,“身传棍教”是自然而然的。然而,这种方式在得到了比较彻底的传承的同时,其发展方向却是乱的。

         陪伴过贾家几代的老佣人赖嬷嬷对宝玉说的一段话是再清楚不过的:“不怕你嫌我:如今老爷不过这么管你一管,老太太就护在头里。当日老爷小时,你爷爷那个打,谁没看见的!老爷小时,何曾像你这么天不怕地不怕的。还有那边大老爷,虽然淘气,也没像你这扎窝子的样儿,也是天天打。还有东府里你珍大哥哥的爷爷,那才是火上浇油的性子,说声恼了,什么儿子,竟是审贼!如今我眼里看着,耳朵里听着,那珍大爷管儿子,倒也像当日老祖宗的规矩,只是着三不着两的。他自己也不管一管自己”

        贾琏,作为成人且已经是生儿育女的人了,也还被打。第八十四回中,平儿笑道:“老爷把二爷打的动不得……买扇子,这是第一件大的。过了几日,还有几件小的,我也记不清,所以都凑在一处,就打起来了。也没拉倒用板子棍子,就站着,不知他拿什么东西打了一顿,脸上打破了两处”。

         贾环挨打的记录很少,但也是有的,比如在他告宝玉的恶状之前有一个“镜头”:贾政才回身时,忽见贾环带着几个小厮一阵乱跑。贾政喝命小厮:“给我快打!”

        贾府中的男性,只有贾兰,因为他不是管教的重点对象,又是自我教育能力最强的典型, 年纪又小,因此无挨打的记录。

         宁府里呢?贾蓉向王熙凤借玻璃炕屏时说道:“婶子要不借,我父亲又说我不会说话了,又要挨一顿好打”。虽然是笑嘻嘻的说的,但从贾珍让小厮啐他的情形,以及赖嬷嬷说的“珍大爷管儿子,倒也像当日老祖宗的规矩,而且“着三不着两的”来看可信度也是比较高的。

          另外,贾氏中辈分最高的,也是家族学堂老师的贾代儒,是如何管教孙子贾瑞的?书中写道:代儒素日教训最严,不许贾瑞多走一步,生怕他在外吃酒赌钱,有误学业……按倒打了三四十板,还不许他吃饭,叫他跪在院内读文章,定要补出十天工课来方罢。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