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介和网站_严介和博客

严介和 著名讲师
原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http://yanjiehe.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严介和:严介和:我不在乎世界500强,我在乎业主

关键词:[企业管理] 浏览:18262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语录·


    “我们走出去绝不追求利润最大化,前三年不挣钱都可以,只要保本。我们要的是形象,要的是品牌。”


    “我主要是为太平洋的国际化做铺垫,要不然我花这些钱?造势是为了做事,先务虚后务实。”


    “我对自己的财富从来没搞统计,我不需要搞清楚,因为私营企业的财产要保持一定的模糊。”


    2014年7月8日,严介和家族出人意料地在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苏太华系”进入世界500强,且“位列中国大陆私营企业第一,全球华人企业第二”。


    这不禁让人想起2012年11月,沉寂多年的严介和突然高调复出,在上海宣布:自己掌控企业200多家,有员工30万人,太平洋建设集团已成为“国内非公有制企业中最大的一家拥有国家公路、市政和水利工程3个总承包一级资质及多项专业一级资质的民营企业”。


    从创业、发家、跌落、东山再起,直至跻身世界500强,严介和的人生足可拍摄一部连续剧。


    1960年,严介和出生在江苏淮安一个教育世家,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淮安平桥中学的教书匠。1986年,因第二个孩子严昊超生,严介和不但被罚款1.8万元,而且失去了工作。


    斯时,国有淮安水泥制品厂正招聘厂长,严介和赶去竞聘,竟考得总分第一。此后近十年间,严介和先后执掌过淮安水泥制品厂、双沟酒厂、淮安引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七家企业,均扭亏为盈。


    1995年,严介和下海创业,创建了太平洋建设集团,他接手的第一个工程是宿迁市政府大道。从2002年起,严介和开始大举收购国企,据称当年被他收入囊中的企业达75家。2004年,他跻身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


    与此同时,媒体质疑严介和空手套白狼,导致国有资产流失。2005年10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篇报道《严介和魔方》,将他推上风口浪尖。“那时我们的资金链确实断了,银行不给我贷款,我第一次当被告。”严介和坦承,其多处住宅被查封,并被限制进入高档娱乐场所。2007年,他被迫卸任董事局主席。


    尽管如今荣登一个世界级的榜单,但严介和及其家族企业并没有抹去那层神秘的色彩。严介和究竟有多少财富?旗下200多家企业如何分布?至今仍是一个谜,因为他说自己都搞不清。他不愿意把自己的财产公之于众,“我是私营企业,私一定要隐”。他掌控的企业不上市,因为“一上市就透明”。


    人们不了解他的资金来源,因为他提供的信息和数据会“打架”。2012年12月,严介和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称,其在引发外界质疑的兰州造城项目中,资金的25%来自迪拜和塔塔尔的政府养老基金,上世纪九十年代,这两个基金就主动要求与太平洋合作。


    “现在他们借给我的资金量大了,但我的体量也大了,因此他们所占比例反而小了。”在此次专访中,严介和称,“因为2006年那场风波,后来我们国际资金就少了,现在的资金基本就靠自己。”


    两年多前,严介和把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的职务交给了儿子严昊,很快将苏商集团董事长的位置让给女儿。无论在企业内部还是公开场合,严介和喜欢人们称呼他“严院长”——太平洋商学院院长,尽管目前尚不知这个学院何时能够开张。


    严昊则称,他父亲现在最恰当的称谓是“太平洋创始人”。但无论何种称谓,严介和目前仍是严氏家族企业的实际掌控人。在新闻发布会回答记者提问的40多分钟时间里,话筒始终在他手上就是明证。毕竟,他今年才54岁。


    7月7日,在宣布“苏太华”系入选世界500强前一天,严介和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专访。


    “从‘太平洋建设’到‘建设太平洋’”


    过去以国内市场为主,今年下半年国际市场将转为主体。


    《21世纪》:《财富》榜单上第166位明明是“太平洋建设集团”,为何严家强调是“苏太华系入选世界500强”?你们的工程常超过一年, BT模式(先垫资建设,再移交、收款)的结算又在工程结束后,《财富》如何考核你们的营收?


    严介和:上海苏商集团、北京华佗论箭都是太平洋全资控股的,把苏商、华佗打包进来,叫苏太华系,就像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的老板都是李嘉诚一样,是一个系列。太平洋建设就是苏太华系,苏太华系就是太平洋建设。在公布的3600亿元营业收入中,太平洋建设大概占一半,苏商、华佗占一半。


    我们的营业收入就是每年完成的有监理、业主代表签字认可的工作量,业主每个月按计量签字认可,就等于我实现了营业收入。


    《财富》对我们的考核工作从今年2月份开始,几个月来,3个美国客人已经跑了我们11个省,包括兰州、云南、贵阳新区等地。对世界500强的考核很严谨,他们不但要跑现场,还要有权威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报告。


    《21世纪》:太平洋建设进入世界500强,对未来的发展有何重要意义?你们为什么要如此高调地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此事?太平洋的下一步发展目标是什么?


    严介和:我觉得无所谓,意义不大。我们在这个行业已经做出口碑,我不在乎500强不500强。社会上对我的评价不重要,我很在乎我的业主,业主对我的评价最重要。


    我也没有高调,发布进入世界500强本来就只是此次活动的内容之一。


    其实早在3年前,《财富》就与我们接洽,希望太平洋能参选,但当时我们认为没有必要。现在的必要在于,因为过去我们以国内市场为主,但今年下半年,国际市场将转为我们的主体,我的主力部队要全部走向国际化。“太平洋建设”要变成“建设太平洋”。进入世界500强在国内不起作用,但对我在国际上发展还是起很大作用的。


    “只要钱不要脸,那就完蛋了”


    前三年只要保本,我们要的是形象,是品牌。


    《21世纪》:走出去的第一站设在哪里?


    严介和:我们第一站就是全球最高标准的欧洲,力争覆盖不低于35个国家。我们准备先做15个国家,每个国家一个项目。在非洲树国际品牌没有说服力,一定要挑战最高峰。如果欧洲做出来,大家都认可,你不要找市场市场主动就来找你,非洲、亚洲、拉丁美洲不全是我的吗?


    我们走出去绝不追求利润最大化,前三年不挣钱都可以,只要保本,我们要的是形象,要的是品牌。要有强烈的法律意识,社会责任意识,要充分尊重当地的风土人情。如果我们急功近利,急于求成,追求利润最大化,只要钱不要脸,那就完蛋了。


    欧洲一些国家的总统、总理、交通部长都和我们谈过基础设施的建设。马其顿、波黑、波兰的客人都来过,我们在南京、北京、上海都接待过。今天上午我们还在这里接待了阿尔巴尼亚的一拨人,他们来谈一个高速公路项目,大概140公里长的一条干线,造价大概是12亿欧元。


    《21世纪》:太平洋建设进军国际,是因为在国内的发展遇到瓶颈了吗?你期望国外市场的营收占比达到多少?


    严介和:我们要走向国际,国家高层和很多部门都关注到了,这也要经过商务部批准的。


    太平洋建设在国内正干得轰轰烈烈,但是任何产业都有生命周期,国内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十年红火,基本二十年后就会滑坡,这么大的太平洋谁来养活你?


    所以我们的国内市场逐步要缩,国际市场要扩,第三世界欠发达的地方多了,发展空间很大。这个十年二一添作五,到2020年我们的国际市场要大于国内市场。现在中国在国际上的多是央企,但欧洲政府喜欢跟民企打交道,因为我们市场化,成本比央企低,又是零腐败。


    《21世纪》:截至目前,你们签约的欧洲工程量有多大?采用的也是BT模式吗?


    严介和:现在已经签约的工程量大概有100多亿欧元,都是BT模式,就是我们先拿钱做。我们走向国际化,国家进出口银行非常愿意给我们做配套,鼓励走出去。现在媒体老质疑我们资金来源,怀疑我们可能有地下造币工厂,要不就抢银行了。(笑)


    “现在的资金基本就靠自己”


    资金三分之一属于公司,三分之二属于员工投资。


    《21世纪》:人们对你们的资金来源确实关注,因为你坚持不要银行贷款,不少地方政府又负债很重,还款困难,你的巨额建设资金来自何处?现在还有来自中东的政府养老基金吗?你们为什么要在上海成立苏商资本?


    严介和:政府付款情况还可以,如果偶尔耽误一下也不成问题,如果我们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收款有困难,太平洋早就无路可走。现在太平洋的应收账款中,呆账、死账、坏账都没有。


    因为2006年那场风波,后来我们国际资金就少了,现在的资金基本就靠自己——大概三分之一属于公司,三分之二属于我们员工。我们这里上亿的富豪多呢,他们钱都投在这里,比如太平洋控股的独立法人,董事长自己给自己投资,给别人投他不放心。这不是非法集资,这是员工投资。员工投资的资金大概占我们整个流动资金的一半,应该有上千亿。


    苏商资本相当于内部的财务结算中心,也叫内部银行。成立苏商资本主要是把内部的资金集中起来,让死钱变成活钱,起内部调度的作用,要不然有的板块缺钱,有的板块钱用不掉,但互相也给投资回报。


    《21世纪》:去年3月,你宣布苏商集团将在5年内成为上海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同时计划投资100亿元,建上海第一高楼,现在进展如何?


    严介和:这次在欧洲国际影响力比较大、技术含量比较高的项目,基本上都是苏商承担的。苏商一定要做到“墙外开花墙内香”。我在欧洲做出来了,我不相信将来在国内拿不到大项目。


    苏商已经一周岁多,一年来完成营业收入大概有500亿,今年增速最起码50%,第三年它就能突破千亿,三年时间成为上海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


    苏商的主战场在广东,我们进入广东市场也就一年时间,21个地级市已经全覆盖,这些项目累计起来工程量大概600亿元。


    我想建上海第一高楼,要120亿,资金方面没问题,但是上海方面让不让我建?如果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城市,它肯定愿意。所以我对上海还是充满信心。


    《21世纪》:两年前你曾提出,2016年太平洋的产值要突破一万亿,一年的净利润是李嘉诚净资产的总和。现在你是否还坚持这个目标?


    严介和:李嘉诚的产值利润率在全球华人企业中还是比较高的,我指的是他两年前的资产,是静态而非动态的数据。到2016年,我们实现一万亿元这个目标应该差不多。但对于我们来说,现在非要增加几千亿元的营业收入意义不大,2013年到2014年是我们的调整期,忙于国际化,我们把国内很多可做可不做的业务都放弃了。


    “私营企业不需要透明”


    过去人家说要狡兔三窟,我现在狡兔九窟了。


    《21世纪》:太平洋建设为什么不上市?你真的对自己到底有多少财富都搞不清?


    严介和:目前A股市场还不成熟,因此一流的企业不上市,二流的企业要上市,三流的企业上不了市。但今后我们的海外板块有可能在海外当地上市,这也是实现本土化的一种方式。


    我对自己的财富从来没搞统计,我不需要搞清楚,因为私营企业的财产要保持一定的模糊。一上市就透明,就是公众公司,你想模糊都模糊不了。私营企业不需要透明,公有制要透明。不上市我创新、创造比较方便,上市公司永远要按照它的游戏规则办事。


    资金模糊也比较安全,像我2006年遇到的那个风暴,如果不模糊我早就倒了。过去人家说要狡兔三窟,我现在狡兔九窟了。(笑)


    《21世纪》:太平洋有没有实行全员持股或股权激励计划?


    严介和:我不搞全员持股,全员持股是大锅饭,包括一般人持股我都不同意。我们是全员投资、精英持股。我们早就搞股份制了,36万员工,现在进入股东的大概有3000多人。2018年我们要做到两万股东,到2025年计划做到5万股东,他们不是精英吗?全员投资就是内部有钱人在这个企业投资,外人钱再多,我是不要的。我们给员工的回报率比较高。


    《21世纪》:太平洋建设有没有组建银行或者参股银行的计划?


    严介和:不,我不搞,我不参与,我永远不会干的。现在谁搞银行谁头破血流,等死。因为国有银行比重太大了,民营银行扭得过它吗?


    《21世纪》: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太平洋为何要连续数年办一个政治色彩浓厚的论坛“中外政商华佗论箭”?只要肯出钱,就能把克林顿等大佬请来吗?


    严介和:我这主要是为太平洋的国际化做铺垫、造势,要不然我花这些钱?造势是为了做事,先务虚后务实。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走出去要有国际影响力,没有影响力能行吗?花钱在《纽约时报》做广告有什么意义?克林顿早先是出钱就能请来,但现在重要大佬请不动了,没有品位的活动他们不来。我们7月25日将在广州举办的“中外政商领袖华佗论箭”规格很高,克林顿夫妇、布莱尔夫妇、李明博夫妇、陆克文夫妇都会来。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